誰也冇想到傅羽墨的握力會這麼大,位元種兵還厲害。

“蘇溪到底嫁了個什麼人呀?”

“不是說是商人嗎?”

“你見過商人比當兵的力氣還大的嗎?”

“冇……冇有。”

李玉虎和在場的戰士都搖了搖頭。

副隊長也冇摸清傅羽墨到底是什麼身份,方方麵麵看起來都不像個普通商人。

蘇溪說了要請大家吃晚飯。

傅羽墨暫時離開客廳,樓上去換衣服。

等人進了房間,副隊長才拉著蘇溪問:“蘇丫頭,你老公看起來不簡單,到底是什麼背景呀?”

蘇溪微笑著回答說:“冇有特殊背景呀,他是江城傅氏集團的繼承人。”

副隊長蹙了蹙眉,還是覺得傅羽墨的身份冇那麼簡單,正疑惑的時候,餘光掃到俞刑風正站在旁邊咧著嘴笑。

“餘隊,笑什麼?咱們隊冇一個能比得過人家,你也笑得出來。”副隊長撇撇嘴,有些不高興。

俞刑風倒是挺開心的,走過去拍拍副隊長的肩膀,“老王,彆生氣嘛~人民群眾的身體素質提高了,我們應該高興纔對呀~”

王浩川側臉側身,不讓俞刑風拍他,耷拉著嘴角反問道:“你見過位元種兵還厲害的人民群眾嗎?萬一發生了危險,是他保護我,還是我保護他?”

“噗嗤!”俞刑風冇忍住笑噴了。

王副隊長聽到他那個笑聲,眉頭鎖的更緊。

俞刑風見人真生氣了,又正經起來說:“老王,我之前也懷疑過傅羽墨的身份,但他確實隻是一個普通商人,而且,他對蘇溪很好,好到這次恐怖分子在蘇溪身上安裝定時炸彈,他差點把命搭進去。”

說到這,王副隊長的臉色才緩和了一點。

俞刑風拍拍他的肩膀說:“放心吧,蘇溪的婚姻生活不需要我們擔心。”

王浩川見俞刑風這麼肯定,也就放了心,但反過頭來,他才明白一件事,梗著脖子問俞刑風,“俞隊,你早就知道傅羽墨對蘇溪好,為什麼剛纔探視他的時候,你不攔著點我們?你這不對勁啊,等著看我們笑話是不是?”

王副隊長還算是個聰明人。

俞刑風之前用同樣的方法試探過傅羽墨,冇占到半點便宜,所以剛纔副隊長也用這招的時候,他突然萌生出了看熱鬨的想法。

結果是,他們第一特戰隊在傅羽墨這翻了兩次船。

一群快二米高的大個子在彆墅客廳裡說說鬨鬨。

繁星端端正正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旭旭一臉冷漠,明顯對此冇興趣,反倒是浩浩,大眼睛眨巴眨的,看看這個叔叔,又看看那個叔叔,還覺得挺好玩。

蘇溪的意思是讓大家留下來吃晚飯,餐廳她來安排。

可副隊長和幾個戰友還有事情,下午三點要離開江城。

他們戰友也說不留了。

“蘇溪,不用送了,我們今天湊在一起,就是想來看看你。後麵出任務,人可能越來越少,怕後麵冇機會了。”

氣氛一下傷感起來。

蘇溪明白大家的想法。

快十年了,這是大家第一次見麵,不知道下一個十年,還能不能再見到這些人。

俞刑風瞥見蘇溪低落的情緒,緩和氣氛說:“行了行了,你們快走吧,一會兒趕不上二路汽車了。”

“哈哈~”

戰士們發出爽朗的笑聲。

大家都是努力向前看的人,說笑之間便陸陸續續離開了彆墅。

蘇溪送走最後一個戰友,回頭看到俞刑風還站在那,問他,“你怎麼還不走呀?”

俞刑風裂開嘴角,露出一張大大的笑臉說:“你剛纔不是說了,留我們吃晚飯。”

蘇溪心裡這小子在這等著她呢,反駁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剛纔說的是留大家吃晚飯吧?”

“對呀!”俞刑風連連點頭,“你說的就是大家,我也是大家中的一個,那意思不就是留我吃晚飯嘛~蘇大小姐,我又休假了。從現在開始,我什麼事都冇有,我接受你的邀請。”

蘇溪心想:“誰邀請你了?是你嘴饞吧!”

她冇搭理俞刑風,送完戰友便轉身往彆墅裡走。

俞刑風趕緊跟上去,一邊追一邊唸叨著:“蘇溪,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對了,你家晚上吃什麼呀?紅燒豬蹄行嗎?還有上次那個粉蒸排骨,想想都流口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