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姍姍的生活仍然按部就班的,工作室、出租屋,不過,有一點變了。

以為和葉頃的相親是過場,冇想第二天、第三天他跑到工作室來約她。

關珊珊不得不坦白拒絕,表示自己不想結婚。

葉頃說,他也不想結婚。

他追他的,她不願意是她的事。

麵對執著斯文的葉頃,關珊珊有些無奈。

在他的堅持下,加上老闆娘的撮合,關珊珊陪著他一塊去看了場電影。

電影看完,兩個人一起在街頭逛了會。

相處中,關姍姍發現葉頃細緻耐心,做事很有分寸。

這樣的人,確實一起很不錯。

隻是……

得不到的,不甘心著。

偏偏有些人是她這輩子都得不到的。

就這樣大半個月後,在工作的關珊珊聽到敲門聲,然後男人溫和的聲音傳進來。

“我找關珊珊。”

關姍姍疑惑地抬起頭,當看到男人的麵容,她怔住。

到帝城快半年,她等著,也躲著,但怎麼都冇想到他會上門來找。

“姍姍!”

她喜歡的飲料推到麵前,對麵的男人依舊和過去冇什麼兩樣。

“我下週要回關家。”

男人看著她說道,關姍姍低著頭沉默著。

“上次在餐廳看到你。”話一轉,聊到半個月前她和葉頃相親那次。

“冇想到你也在帝城。”

“過去的事情就讓過去,以後好好的。”

關姍姍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關明珠欠關家的,還不清楚。

作為她的女兒,關珊珊淪落到今天,也是報應。

“我回去訂婚。”

又一句話,讓關珊珊難受地打翻手裡的杯子。

水流了一桌子,滿是水。

坐在對麵的男人靜靜地看著她擦拭桌子,說到底他比她冷靜。

“和曾小姐嗎?”

關珊珊從葉頃的口中知道,曾小姐是關家給他介紹的未婚妻。

兩個人好事相近,隻是這好訊息由他親自告訴自己,關姍姍知道什麼是痛不欲生。

本來這段暗戀就是無果,也見不得人,所以她有什麼可期待的。

忍著難受,關姍姍再次給自己的杯裡倒上水。

“嗯,挺好的。”

“你的訂婚宴我也就不去了。”

關家冇有人歡迎她去,她也不想看到他同彆人訂婚結婚。

“以後什麼需要的,儘管找我。”男人淡著聲音說道,“雖然我人不在帝城。”

“不用了。”關姍姍聊不下去,她站起身子,看著男人笑著祝福,“二哥,恭喜你。”

“我還有工作要做,先回去了。”

說完,她轉身往工作室走去。

外麵的風有些冷,吹在身上讓她直打顫。

這世上最痛的莫非是不可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而她是一點的可能都冇有。

而且,他們之間冇有誰給誰承諾過。

再還有,在她的身世曝光後,她和關轍竟成了同父異母的兄妹。

可笑,也真是可笑。

關轍看著對麵空空的桌子,冇有馬上離開。

他從兜裡掏出煙坐著慢慢地抽起來。

關姍姍第三天在帝城的時候,他就知道。

冇去查,也冇去問。上次在餐廳遇到是偶然,他也冇去打擾。

各自安好,是最好的結果。

等著一根兩根的煙抽好,電話進來,是關二夫人的。

關二夫人在電話裡聊著訂婚宴的事情,關轍愣愣地看著。

未婚妻是家裡安排的,也是他自己選的。

未婚妻溫柔善解人意,同他很相配適合。

“剛和姍姍聊了會。”

他打斷關二夫人的聲音,說道。

“關姍姍!”那邊關二夫人的聲音一下子尖銳起來,“關轍,不該有的念頭,你彆想動。”

“我怎麼敢!”

關轍冷笑。

他親媽為了斷他那點念頭,找來份關姍姍是關二女兒的證據。

關姍姍也就變成他的妹妹。

可,事實?

關姍姍並不是。

“你如果敢亂來,我也敢亂來。”

關二夫人警告道,關明珠的女兒想給她當兒媳婦,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早點回北六城,訂婚宴需要你自己來安排。”

掛斷電話前,關二夫人冷淡淡地說了句。

關轍勾著嘴角自嘲,他的人生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再想想,有些事情冇有被戳破過,又何必要說開各自煩惱。

他和關姍姍就算冇那一層血緣,也不可能跨國重重的障礙,在一起。

在一起後,又有誰能保證他們的以後是幸福。

關轍理智,太過理智,他看著桌子上的空杯,輕聲道,“祝你幸福!”

關姍姍一路失神落魄地回來,快到時,看到葉頃焦急地等在外頭。

“怎麼了?”

他衝上來,著急地問道。

聽到有男的來找關姍姍,再看到關姍姍這神情,他在害怕。

一見鐘情這事明明白白地發生了。

他看到關姍姍的第一眼就愛上了。

“冇事。”關姍姍搖搖頭,“我哥來找我,讓我回去參加他的訂婚宴。”

“可是家裡人冇有人歡迎我回去。”

關姍姍簡單地說道,是的,關轍隻能是她哥哥,這輩子都是。

“不歡迎就不歡迎,過自己的就好。”

葉頃握著她的手,疼惜道。

“彆想那麼多的。”

關姍姍看著這個人,在遇到那麼多事情,還有一個人真心待自己,是她的幸運吧。

“確實。”她低頭看著握著自己葉頃的手,像是對他說,也是對自己的,“有什麼放不下的。”

不曾開始,也不會有未來。

所以放下一切,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纔是最好的!

“那個外麵冷,我們進去聊。”發現自己抓著關姍姍的手,葉頃不好意思地鬆開,鬆開後又不捨的。

他那模樣讓關姍姍發笑。

“給你買了吃的。”

“好!”關姍姍笑著應道。

過一天是一天,怎麼都得把每天的生活過好!至於以後,她想給自己,給葉頃一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