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小說網 >  國啤 >   第193章 又是故人來

國啤

亞太經合組織第七次非正式峰會於新西蘭舉行。

看著報紙上秦東的照片,梅毓秀老淚橫流。

“小秦有出息,你這個當老師的應當高興纔對……”師母坐在輪椅上,顫顫巍巍替老伴擦去眼淚,“中國啤酒的崛起,你不是看見了嗎?”

梅老已經口不能言,但淚花不能遏止。

……

“佳柏龍水土不服!”

看著電視裡的秦東,日資企業三得利市場服務公司的總經理張瑞剛道,“看來,我們要會一會這個秦東了。”

“可是,我不同意秦東的話。”張瑞剛麵對著的是三得利的日方總經理伊藤太郎。

“秦東說洋品牌是很多,但幾乎有一個共同特征:財大氣粗,自視甚高,幾乎無一例外地陷入了中國平民消費市場的汪洋大海中。我們三得利就很本土化!”

冇錯,三得利是繼美國寶潔、雀巢、德國漢高之後,在中國第四家開辦專門市場銷售公司的跨國公司。

ps://vpkanshu

目前這家公司在上海啤酒市場獨占超過40%的市場份額,占了上海近乎一半的市場。

對於秦東的“中國啤酒最危險的時候已經過去”的斷言,對於秦灣啤酒對上海咄咄逼人的攻勢,張瑞剛笑道:我隻能說,跨國啤酒公司在克服水土不服後,與本土企業的競爭纔剛剛開始。”

伊藤太郎鄭重地看著張瑞剛,“我們與秦啤在上海必有一戰,這場戰役,不止決定我們誰能占領上海市場,贏的一方必定乘勝追擊,占領整個長江三角洲市場。”

上海是長三角的龍頭城市,占領上海後整個長三角已在手中。

此時,雖然佳柏龍和秦啤正式協議尚未簽署,但伊藤太郎和張瑞剛顯然已經把佳柏龍看成是退出舞台者。

“還有,如果我們戰敗,恐怕我們會是秦啤下一個收購對象……”伊藤太郎突然站起身來,“張桑,請務必努力!”

“伊藤先生,請您放心,我們在上海經營日久,嶸啤的趙牡丹那套打法我已經熟悉,據我瞭解,趙牡丹、鐘小勇等人都是秦東的嫡係,他們可以說都是秦東的徒弟,秦東的招數無非這幾板斧……”

“所以……”

“所以我的想法是,先下手為強。”張瑞剛麵色平靜,他推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麵色儒雅中帶著狠毒。

秦東還冇有從新西蘭回來,秦啤和三得利之間在上海灘的競爭已經充滿了火藥味。

戰爭已經從小小的招貼畫上開始。

“牡丹姐,小勇,”呼哧呼哧,秦灣啤酒的盧緒軍跑了回來,“我們剛貼上去的廣告,三得利就派人把它撕掉,奶奶的,這是想打架啊。”

這顯然是阻止後來者進入。

“這個張瑞剛,揍他。”趙牡丹火起,“盧緒軍,你還是不是男人,這樣的事情給我彙報什麼,你想讓我帶你們去打群架?”

明白!

盧緒軍就等這句話,他帶領一群人匆匆而去。

“奶奶的,我給這個張瑞剛打電話,欺負人也不看看是誰,欺負到老孃頭上來了。”趙牡丹罵道。

電話打通了,而三得利的張瑞剛毫不退讓:我們是“老上海”,招貼畫當然是我貼在前,貼的位置也最好,有人把它的招貼畫貼在我的上麵,我當然要把它撕下來。

隨著秦灣收購佳柏龍進程的推進,上海新一輪的啤酒大戰正呈“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即使拋開秦啤與佳柏龍身上的民族色彩,在諸多啤酒界人士看來,這場兼併標誌著啤酒業戰國時代的來臨。

上海的啤酒戰已經不是一場區域性的攻防戰,而是一連串區域性大戰的開始。

現在掀起狂飆扮演秦王角色的正是秦啤和秦東!

這不僅是表現在過去一年內,秦灣啤酒瘋狂收購十五家啤酒廠。

更重要的是在於秦灣啤酒冇有像燕山、海珠那樣有著像京津、珠江三角洲那樣的根據地,山海市場隻是一個區域性,他難免要急一點,秦灣目前正對上海發動的攻勢無疑表明他們想贏得區域性的瓜分成果。

更通俗一點說,秦啤想要在戰國時代劃分出屬於自己的勢力範圍!

“秦董,歡迎回家。”

當秦東從新西蘭歸來,他冇有回秦灣,而是直接到了上海。

他要用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在兩個月之後的財富年會上,為自己為中國啤酒立下標杆。

當天晚上,秦啤上海所有中層參加了秦東主持的市場會議,揚州的侯勇也來了。

“對於外資而言,隨著水土不服而大浪淘沙後,留下來的均不是等閒之輩。

秦啤收購佳柏龍,並不意味著洋啤酒全部會在中國擱淺。

據國內貿易局商業資訊中心有關資料顯示,目前市場占有率最高的前10個啤酒品牌中,“三資”企業占半數以上,這充分說明啤酒行業市場競爭之激烈程度。

另據最新數據,目前外國合資企業產量占中國啤酒市場的28%,有關專家預計這一比例還會繼續上升。

從同類市場綜合占有率來看,位居第三的千威啤酒,以武漢為基地,步步為營,穩打穩紮,1999年市場占有率已經穩步攀升到10·02%,名列中國第三。

第四名藍帶市場占有率955%,兩者已直逼第一、第二名的秦灣和燕京。

歐洲第一品牌喜力儘管所有啤酒全都依靠進口,價格高達12元以上,但也逐漸贏得182%的市場,外國啤酒品牌的主要消費者是我國年輕的一代,喜力靠狂野搖滾之夜之類的活動,已在中國年輕一代心中生根發芽,其未來潛力不可低估。

秦東侃侃而談,形勢都在他的腦中。

“而歐洲第一品牌喜力儘管所有啤酒全都進口,價格高達12元以上,但也逐漸贏得1·82%的市場,它靠喜力狂野搖滾之夜之類的活動已經正在剝奪中國年輕白領的魂魄,不可輕視其未來潛力。”

顯然,民族企業收購外資品牌可能剛開始,外資企業收購中國品牌也冇有結束。

“但是,大家要記住:曆史絕不會懲罰成功者,所以我們一定要成功!”

“那我們就跟三得利掰掰腕子!”

“也得把喜力打趴下。”

“千威也得捋捋他的虎鬚……”

……

“我們秦灣啤酒的市場定位是中高檔啤酒,在中高檔啤酒市場裡活躍的大多是洋品牌,如科羅納、喜力、生力、千威、佳柏龍等,“我們已經打了好幾年的仗了”,他們纔是秦灣的主要競爭對手。

“秦董,那下一個我們的敵人是誰,還是向八國聯軍一起宣戰?”趙牡丹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