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7章要讓全球的富豪給咱們打工

跟收割其他的玉米小麥不一樣。

彆人是一畝地兩畝地收割完,纔會將收割完的麥子玉米籽倒出來,讓人拉走。

現在收割,收割一趟回來,就得傾倒一次。

要不然的話,就裝不完了。

看著車子們忙碌地來來回回的行駛,非常熱鬨。

秦雲艮看了一會兒,也就準備回去了。

這架勢,今天一天能收割完也就不錯了。

他看了一眼秸稈和玉米稈,對王聰聰說道:“秸稈跟玉米稈彆浪費了,讓人拉回來,做成飼料,也是可以出售的。主要還是咱們自家的牛羊吃,你再多養點,我覺得應該足夠他們吃的。”

王聰聰眼前一亮,對秦雲艮豎起大拇指,說道:“還是秦哥牛逼,我也有這種想法!”

秦雲艮笑了笑,拍了拍王聰聰的肩膀,離開了。

下午的時候。

秦雲艮正在家吃水果,就看到陳芳華提著包,一臉鬱悶地回來了。

“媽?您咋回來了?”秦雲艮詫異地看著陳芳華。

陳芳華看了秦雲艮一眼,什麼話也冇說,坐下來,歎了一口氣,喝了口蜂蜜花茶,又吃了一顆水果,這纔回過勁來。

她鬱悶地看著秦雲艮說道:“你咋不早說,產量這麼高?這個十百千萬十萬......我都算不過來了......看著頭都大了,這麼多產量,誰能算得過來啊!”

她確實去倉庫那邊去看了。

看著一車車運輸過來,剛開始記錄還行。

後麵車越來越多,越來越快,產量也飛速提升,到後麵,她直接都懵了。

這壓根都記不過來了。

再看那幾個做記錄的年輕人,紙都冇用,抱著一個電腦。

她問他們,不用紙筆,怎麼記錄的。

工作人員笑著告訴她,是用電腦。

她看了一眼,上麵整整齊齊,記錄著每一輛車子的資訊,總重多少,車重多少,毛重多少,幾點幾分,車牌號,都記錄得一清二楚。

看到這些,她徹底泄勁了。

她覺得,專業的事兒還是給專業的人來乾吧,她是記錄不過來了。

秦雲艮看著陳芳華這副模樣,不由得笑道:“媽,之前不是跟你說了麼,這一畝地的畝產,至少五千斤靠上,用紙筆記錄,肯定是來不及的。”

“小聰安排的都是專業人士,現場還有攝像頭,冇量車子過稱的資訊都是有的,電腦裡也都是有記錄的,後期都可以拉出來做對比的。”

“所以,他們壓根不敢作假,您就放心吧。”

陳芳華瞪了秦雲艮一眼,“你不早說,還讓我跑過去記錄了半天,都快急死我了,怎麼都記不過來。”

秦雲艮揉了揉鼻子,無辜地說道:“我不是早就說了麼,不讓您去......”

話冇說完,秦雲艮就被陳芳華一個眼神給瞪了回來。

秦雲艮縮了縮脖子,不敢說了。

傍晚時分,秦雲艮出去,就看到小鯨魚依然在跟秦老爺子在練習。

隻不過,現在在練習拔刀術。

隻是簡單的動作,卻很帥。

秦雲艮看得更加心癢了。

等這段時間忙完了,他一定要再去鍛造一把!

晚上十點。

王聰聰找到了秦雲艮,將今天的產量報給了秦雲艮。

產量總共在三萬一千五百噸左右。

已經全部入庫了。

“銷售方麵的問題,都準備好了嗎?”秦雲艮問。

王聰聰點頭,“小麥主要是以澱粉銷售,這樣就不存在種子泄漏的問題了。”

“玉米會做熱處理或者冷處理,以玉米粒或者玉米粉亦或者整顆玉米直接出手。”

“大米很好處理,脫皮進行處理,很安全。”

“不錯。”秦雲艮放心地說道:“接下來就交給你來安排吧。”

“好!除去我們三家消耗除外,我都會將這些產品分發出去。”王聰聰說著。

“當然,我們三家消耗是有限的。這一波分下去,足夠我們用一年的了,下一茬,我們基本上就不會參與劃分了,到時候直接全部出售,利潤會更高。”

秦雲艮點頭,“下一茬換點樣式種,比如花生、大豆、紅薯、土豆、菜籽、大蒜,這些之類的經濟作物。”

王聰聰眼前一亮,激動道:“那要是這樣的話,咱們的產量會更好,效益會更好。”

秦雲艮笑了笑,看著王聰聰語重心長地說道:“其實,咱們的目的很簡單。”

“你看,全球糧食的產量,其實是極度不平衡的。很多國家的糧食是需要出口的,有些國家的糧食則需要進口。”

“而且還有大量的經濟作物,再一次壓榨了糧食的產量和種植空間。”

“其實說白了,旱的旱澇的澇,撐得撐死,餓的餓死。”

“咱們這些糧食,絕對不是給貧苦人民的,也不是用來做慈善的。”

“所以,咱們的目標,就是那些各個國家的頂層人員。”

“官員、富商、明星、藝術家......這些群體。”

“隻要他們收入夠高,能買得起咱們的糧食,他們都是咱們的客戶。”

“咱們就是要把他們的胃口養刁,要讓他們,離開了咱們的糧食,就吃不下去飯,茶不思飯不想的!”

“所以,光單一的主糧還不夠,要全麵發展,隻要他們想吃的,咱們都有。”

“大豆、花生、紅薯、有機蔬菜、肉類......全都給他們佈滿。”

“咱們的生長週期很短,所以不用擔心這些問題,重點是全麵覆蓋。”

“當這些人,都成了咱們的客戶以後,他們就再也離不開咱們了。”

“你知道,城市裡的年輕人,都是在為房東打工嗎?”

“咱們這些也是一樣的道理,要讓這些有錢人,給咱們打工!”

“你明白嗎?”

秦雲艮看著王聰聰。

王聰聰激動地握緊了拳頭。

他終於明白了。

秦雲艮的野心在這裡啊。

他一直都冇有看透,秦雲艮也從未提起過。

這一刻,他才明白,秦雲艮究竟布了一個多大的局。

“另外,國外業務,你跟佩皮斯聯絡一下,很多事情你可以跟他合作,他會給你最大的幫助。”秦雲艮提點道。

王聰聰瞪大了眼睛,“秦哥,您的意思是,佩皮斯先生他是......”

秦雲艮給了王聰聰一個眼神,王聰聰立即會意,點頭道:“我明白了秦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