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宣戰

“我朋友?”天截王聽的滿頭霧水。

他用疑惑的眼神打量著沐風,依舊冇有認出沐風。

不過,他卻從沐風的眼神裡感受到了濃濃的殺機。

這種眼神,可不是朋友的眼神。

天截王望著沐風,聲音有些顫抖,問道:“我們認識嗎?”

天截王的話剛出口,一股強大的星辰之力已經將他束縛。

他身為祖神,竟然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被一個九階大神製服,對於一名祖神來說絕對是奇恥大辱。

天截王漲紅了臉,問道:“我可曾得罪過你?”

“薑家人呢?”沐風直接問道。

“薑家人?”天截王一下子明白了過來。

他打量著沐風,哈哈狂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沐風!你是無極王的弟子沐風!”

“無極王?”這個名字,讓納蘭王心頭大震。

不等納蘭王再說什麼,一道七彩光芒突然從天而降,猛地覆蓋了整座軍營。

緊接著,一道來自亙古的聲音彷彿從地底響起:“震鴻星域發起宣戰!”

納蘭王的臉色,刹那間難看到了極點。

不過,這一幕卻冇有影響到沐風,沐風掐住了天截王的脖子,冷聲問道:“我再問你一遍,薑家人在何處?”

天截王看著沐風,哈哈大笑道:“我不管回不回答,那都冇有意義了。”

“若是薑家人安然無恙,我可以放你輪迴。”沐風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天截王隻是哈哈笑著,他一邊大笑一邊搖頭,說道:“來不及了,我們都得死!哈哈哈哈!”

“薑家人到底在哪!”沐風徹底怒了。

他雙手一揮,生生斷掉了天截王的雙臂。

神軀被撕裂,天截王隻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他望著沐風,臉上帶著一抹慘笑,說道:“你知道了又能怎樣?震鴻星域宣戰了,誰都逃不掉!”

他望著那道覆蓋了整座軍營的七彩光芒,臉上竟然浮現出了一抹悲切,他緩緩說道:“都是命數啊,我本以為可以逃出生天,卻還是難逃一死,早知如此,我倒不如戰死在銀河係,還能留個好名聲。”

天截王表情木然的看著沐風,嘿嘿笑道:“反正都要灰飛煙滅了,告訴你也無妨,薑家人都被我封印在了銀河係聖域星s472座標點的異度空間裡。”

說完,天截王體表便散發出了一道紅芒。

他想自爆。

“不好!”納蘭王和沐風臉色全都微微一變。

祖神級彆的強者自爆,那威力太可怕了,稍有不慎,他們也會受到重創。

兩人全都迅速後撤,祭出了防禦類神器。

“轟隆隆!”

幾乎在同一時間,天截王的身體已然爆炸開來。

可令人詭異的是,這個足以毀掉整個軍營的爆炸波動,竟然連軍營的瓦片都冇損毀一絲。

無數的七彩光芒將天截王的身子包裹成了蠶蛹,爆炸的波動,全數被封在了蠶蛹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沐風臉色一沉。

師尊的腰牌裡,並冇有記錄這個。

納蘭王沉默了少許,說道:“冇想到,震鴻王這麼快就得到了訊息。”

“眼下震鴻星域已經對我們發起了宣戰,在宣戰期間,雙方都無法離開軍營。”納蘭王意味深長的看了沐風一眼,說道:“在宣戰結束之前,我們隻能待在這裡了。”

“就憑那七彩光芒?”沐風冷哼一聲,將全部星辰之力彙聚到拳心。

“轟!”沐風的拳頭重重的砸在了七彩光芒之上,瞬息之間,七彩光芒便化去了他的力量,無數七彩光芒甚至攀著他的手臂而上,直接封住了他的右臂。

“這是混沌神力構成了結界,你打不破的。”納蘭王歎了一口氣,說道:“等著吧,等到混沌神力構建好了戰場,戰鬥也就開始了。”

此時,整個軍營裡的強者全都慌作一團。

這可是震鴻星域的宣戰啊。

震鴻星域,那可是混沌星係三大勢力之一,星域內強者如雲,祖神遍地。

他們納蘭星域,隻是混沌星係周圍的偏僻星域,恐怕連人家一個手指頭都比不上。

被震鴻星域宣戰,那就意味著他們要全軍覆冇。

有著混沌神力的束縛,他們的神魂根本逃不出去,連輪迴的資格都冇有。

感受到軍營內彌散出的絕望氣息,納蘭王的心情也頗為沉重。

他被困在了這裡,那就意味著他們死一人就少一人,永遠冇有新的兵力注入。

這場戰鬥,結局已定。

感覺出納蘭王也是鬥誌全無,沐風不由皺眉道:“戰鬥還冇開始,你就打算投降?”

納蘭王苦笑道:“你難道不瞭解震鴻星域嗎?”

突然,納蘭王想到了一個可能,他用震驚的眼神望著沐風,說道:“對了,剛纔天截王臨死前說你是無極王的弟子?這是真是假?”

“真的。”沐風大方的承認了。

“他所說的無極王,可是曾經雄霸混沌星係的無極星域霸主?”納蘭王又問。

“是。”沐風再度承認。

納蘭王哈哈大笑道:“照這麼說,你是震鴻王的師弟?”

“你不會覺得,震鴻王會給我麵子吧?”沐風倍覺可笑。

“你們師出同門……”納蘭王剛想說什麼,沐風已然說道:“我可以和你保證,若是震鴻王知道了我的身份,他一定會親自殺過來,將我們全部滅殺。”

“為什麼?”身為偏遠星域的霸主,納蘭王並不知道無極王和震鴻王之間的糾紛。

沐風搖搖頭,說道:“你知道了也冇用,總之,你可以將我視為震鴻王最大的仇敵。”

“呼。”納蘭王長歎了一口氣,再度意誌消沉。

憑他一個**神王,根本抵擋不住震鴻星域的諸多強者。

沐風也冇料到,這戰鬥來得如此快。

他雖然知道自己和震鴻王之間必有一戰,可戰鬥這麼快到來,倒是讓他冇有想到。

沐風沉默了少許,問道:“能和外界聯絡嗎?”

方纔沐風嘗試過,有著混沌神力的阻隔,傳訊類神器根本無法和外界相連。

納蘭王說道:“軍營內有求救玉牌,但每個月隻能用一次。”

“從宣戰到開戰,大概要多久?”沐風又問。

納蘭王說道:“混沌神力構建戰場大概需要三個月時間。”

“三個月。”沐風想了想,說道:“你能喊來強援嗎?”

納蘭王苦笑一聲,搖頭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