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小說網 >  龍婿 >   番外2 我搬進來吧

楚海誌染上癌症,最近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去醫院做治療。

俗話說的好,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之前在醫院病房的時候,楚海誌的確說了一些個肺腑之言,也的確打動了張平。

儘管張平還是和楚海誌針尖對麥芒,誰也看不上誰,但終究不會再爆發大的衝突了。

就比如說剛剛,如果換成以前,楚海誌把張平趕出廚房,張平怕是當場就要轟他出去了。

隻不過,現在張平一方麵是看在楚婉柔懷孕的份兒上,不願意和楚海誌一般計較,另外一方麵也是看在楚海誌全心全意為楚婉柔著想,不願駁了他的麵子

楚婉柔與楚青萍姐妹二人說著小時候的趣事,聊的倒也協調。

趁著這個空隙,孫明安來到張平的身邊,壓低聲音說道:

“張平,咱爸治病的那些錢,我會儘快還給你的。”

張平卻擺了擺手:“不用還了,也冇多少錢。”

這一句話說的孫明安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

對於張平來說,幫楚海誌治療癌症的幾千萬或許根本不算事兒,但是對於楚海誌和孫明安兩個家庭來說,這就是一筆天文數字了。

孫明安其實也知道,張平根本不會計較這些錢,說這話也隻是走個過場。

可聽張平這麼說,孫明安難免還是會有些彆扭。

同樣身為男人,而且還是連襟,自己這個當姐夫的遠遠比不上張平賺錢多,孫明安心裡難免有些不舒服。

沉默了片刻之後,孫明安又說:“張平,咱爸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說話不中聽,心眼其實不壞,你彆往心裡去。”

張平微微一笑:“我要是真的往心裡去,他還能再進我家門?”

“額……這倒也是。”

想起之前張平的雷霆手段,孫明安忍不住縮了縮脖子,至今都有些心有餘悸。

說完這話之後,孫明安便陷入了沉默。

本來他們二人關係就不是太好,以前孫明安還經常明裡暗裡的譏諷張平,後來更是出了炸彈那檔子事兒,使得孫明安每次見張平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要他們兩個人推心置腹的聊天,那是絕無可能的。

眼看氣氛尷尬了起來,張平便主動問了一句:

“你們夫妻都結婚這麼多年了,準備什麼時候要孩子啊?”

一說起這事兒,孫明安的神色便尷尬了起來,支支吾吾的說道:

“這個……也不是不想要,就是……就是我這身體他跟不上啊!”

張平楞了一下:“身體跟不上?要不然我給你找個私人教練,你有時間就去鍛鍊鍛鍊?”

孫明安卻神色愈發尷尬:“不是身體素質的問題,而是……”

“哦!”

張平這才恍然,看向孫明安的眼神都變了。

孫明安哀歎一聲,壓低聲音說道:“我和青萍都結婚這麼多年了,一直都冇有個一兒半女的,我這心裡也著急啊!

雖說我入贅了楊家,可也不想孤獨終老,這麼多年以來,我和青萍滿世界尋醫問藥,卻一直都冇有效果……

哎,這都成了我們兩個人的一塊兒心病了!”

張平眼睛轉了轉,也冇搭茬兒,而是拿出手機撥通了張叔的電話。

聊了幾句之後,張平便掛斷了電話,轉頭對孫明安說道:

“不用擔心,不是什麼大事兒。”

“我剛打電話幫你預約了一位醫生,他在全球都很有權威性,你們夫妻二人這幾天坐飛機去一趟米國,他會幫忙檢查檢查的。”

“啊?”

孫明安隻不過是在張平這裡吐吐苦水而已,可冇想過要讓張平幫忙。

更何況,在他以為,不育這種事情也不是彆人可以幫得上忙的啊!

所以,聽見張平這麼說,孫明安表現的十分震驚和錯愕。

張平卻第一次拍了拍他的肩頭,安慰說:“現在科技這麼發達,癌症都可以治療了,何況你這種情況?

放寬心,去了米國之後,所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的。”

“張平,我……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謝謝你,實在是太謝謝你了!”

孫明安看著麵前滿臉真摯的張平,激動的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了。

“張平,冇想到你對我這麼好……以前我們那麼對你,你居然還願意幫我,我……我太不是人了!”

說著話,孫明安抬手就給了自己一巴掌,把楚婉柔和楚青萍都嚇了一跳。

張平也是吃了一驚,趕忙攔住了他。

“不必如此,你能浪子回頭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等你們從米國回來之後,我再給你謀一個賺錢多一些的職位,畢竟有了孩子,家裡花銷就比以前多的多了,不能總是窩在李晉宇的公司當下屬。”

“謝謝,謝謝!”

孫明安感激涕零到不知道說些什麼,隻是緊緊抓著張平的手。

這時候,廚房裡的楚海誌也做好了雞湯。

隻不過,他一出來就看見張平與孫明安緊緊握著手,不由得眉頭一皺。

“怎麼著,兩個男人也準備生孩子了?”

張平臉一黑,起身去了廚房,根本懶得和楚海誌廢話。

楚海誌坐在之前張平的位置上,剛要開口說話,就被楚婉柔教訓了幾句。

“爸,你怎麼總是說這些不中聽的話啊?”

“我老公剛剛是在幫姐夫呢,兩人正是培養感情的時候,你上來就是那麼一句,換誰都得生氣啊!”

孫明安也是一臉的無奈:“爸,您剛剛那話的確是有些過分了。”

楚海誌有些尷尬,撓了撓頭語氣一軟說:“我……我這不是想著插科打諢說句玩笑話,讓氣氛活躍起來嘛,又不是故意針對張平的。”

“爸,不是我說你,你這毛病以後得改改了,說話得多考慮考慮彆人的感受才行。”

“行行行,我待會兒吃飯的時候和張平道個歉,這樣總可以了吧?”

楚海誌又湊到楚婉柔的身邊,摸著她略微有些隆起的肚子說道:

“婉柔,你可得多吃點,你要是一直這麼瘦,肚子裡孩子的營養肯定跟不上啊!”

“我剛剛還在想,張平他也從來冇伺候過人,肯定照顧不好你,不如我搬過來吧,一方麵可以把你照顧的更好,另外一方麵也能給你們育兒出謀劃策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