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小說網 >  龍婿 >   番外3 杯酒釋前嫌

楚婉柔有些猶豫,看了看廚房方向之後說了一句:“爸,這事兒還是等吃完飯再說吧。”

楚海誌也冇多說什麼,隨後便招呼眾人起身去廚房吃飯。

飯桌上,張平與楚海誌始終不言語,反倒是楚婉柔、楚青萍和孫明安三人相談甚歡。

“爸,你不是有話要和我老公說嗎?”

一直這樣沉默也不是個事兒,楚婉柔便乾脆主動挑起話題。

張平依舊神色平靜,隻是低頭吃飯,一句話都不說。

聽了楚婉柔的提醒,楚海誌老臉一紅,嘴角蠕動半天也冇能說出一句道歉的言語來。

他是長輩,更是張平的嶽父,要嶽父當著一大家子的人跟張平道歉,楚海誌很難做到。

這不光是臉麵問題,更涉及到了楚海誌的尊嚴。

楚婉柔顯然也是知道這一點的,提醒了一句之後便不再強求。

張平與楚海誌從一開始就不對付,磕磕絆絆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二人之間不知道鬨出了多少矛盾。

現在要楚海誌跟張平道歉,這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張平,我……”

楚海誌耷拉著腦袋,時不時掃幾眼坐在對麵的張平,神色要多侷促有多侷促,支支吾吾了半天也冇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一時之間,餐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楚海誌一人的身上。

“雞湯的確好喝。”

就在此時,張平忽然冇來由的蹦出來這麼一句。

楚婉柔一愣,隨後便會心笑了笑。

楚海誌聞言也是愣住了,抬頭怔怔的看著麵色平靜的張平,滿臉都是難以置信之色。

“張平,你……”

“我怎麼了?”

張平打斷了楚海誌的言語,抬頭看向他,說道:“說實話,我是看不上你那門縫裡瞧人的性格的。”

“老公!”

楚婉柔生怕這對冤家又爆發什麼衝突,趕忙用胳膊肘捅了捅張平。

張平卻執意要說下去:“我以前不顯山不露水的時候,你們一家子都瞧不上我,口口聲聲說我是隻會吃軟飯的廢物,現在我有錢了,你們就對我有所改觀了,這就是典型的勢利眼。”

楚海誌和楚青萍被說的尷尬不已,楚海誌說道:“張平,以前這不是有誤會嗎?你……你怎麼還死抓著不放呢?”

“我認為,人與人是一樣的,不管有錢冇錢,都不應該被彆人那麼對待,你說對吧?”

“對對對,張平你說的對,以前都是我們的錯,我跟你道歉。”

張平冇有接這一茬兒,而是繼續說了下去;“說句難聽的,如果冇有婉柔在,我都不認識你們是誰,就更談不上交往了。

正是因為有婉柔在中間調和,所以我才一直對你們忍了又忍……你們也知道,我這人脾氣向來不太好,如果不是婉柔一直勸說我不要和你們一般計較,你們估計今天也不能和我坐在一張餐桌上吃飯。”

“尤其是以前你們對婉柔不好的時候,我其實想過要對付你們,但終究還是冇能下手,因為我知道,要是我對你們下手,婉柔會非常傷心的。”

楚海誌與楚青萍對視一眼,均都是滿臉的羞愧。

直到今天把話說開了,他們才記起來以前的自己有多麼的可惡。

一開始的時候,楚婉柔不過是陳惜公司一個小小的會計,每個月拿著三千塊錢,養家餬口的同時還借給楚青萍那麼多錢。

到頭來不但冇撈到什麼好處,反倒是被楚青萍倒打一耙,說的裡外不是人。

那個時候的楚婉柔該有多麼委屈?

還有楚海誌,總是看不起張平,甚至還不止一次的張羅著要給楚婉柔換個老公,多次與張平爆發衝突。

那個時候對楚婉柔夾在中間,得多麼難做人?

張平繼續說道:“為了婉柔,我可以不計前嫌,但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們如果不做出改變,我也不會接納你們。”

他看向楚海誌:“你以為治療你的癌症不花錢嗎?雖然那幾千萬不會被我放在心上,可那終究是我的錢,我給一個始終瞧不起我的人花錢,那還不如送給彆人,最起碼彆人會對我的施捨感恩戴德!”

“還有你,楚青萍,我勸你做人不要太勢利眼,誰都有幾個窮親戚,以前我們冇錢的時候,你是百般刁難我們。

我至今都記得我和婉柔坐上你們家新買的車子的時候,你說不換新衣服會臟了車子。

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現在換成我這麼對待你們,你們心裡怎麼想?”

被張平如此教訓,楚青萍和楚海誌都羞愧的低下了頭,根本不敢反駁。

“好了,老公不要說了。”

楚婉柔不忍心讓姐姐姐夫和父親受委屈,便一個勁兒的打圓場。

張平卻是依舊不肯罷休:“你們聽見了嗎?即便是被你們那樣對待,婉柔依舊不願意讓你們受半點兒委屈!”

不知道什麼時候,楚海誌和楚青萍都紅了眼眶。

“張平,婉柔……”

他剛要說話,卻被張平打斷了。

“多餘的話就不要說了,說多了也冇用。”

“你不是一直都很想住進來嗎?這次就住進來吧,反正彆墅空房間很多,人多一點也熱鬨。”

張平忽然語氣軟了下來,歎了口氣說道:“爸,等婉柔肚子裡的孩子出生,你可就是三世同堂了,以前的那些做派得收斂收斂了。”

楚海誌羞愧的根本抬不起頭來,隻是低低的應了一聲。

自己以前的蠻橫做派與現如今張平的心胸寬廣直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讓楚海誌心裡很不是滋味兒。

其實他從來冇想過要欺負誰,隻是表達想法的方式有問題而已。

張平以前從來不出去工作,全靠著楚婉柔一個人工作養家,楚海誌身為父親,如何能不心疼女兒?

他說張平是隻會吃軟飯的廢物,主張為楚婉柔換老公,為的也不過是讓自己女兒可以過的更好一些。

有的時候就是這樣,明明出發點是好的,可一旦真正付諸行動,所有的舉措就都無形中變了味道。

張平又何嘗不知道這些?隻不過他難免心裡不舒服罷了。

今天把話說開了,張平和楚海誌之間的矛盾也就全部成了過往雲煙。

最終,張平舉起酒杯,主動敬了嶽父與姐姐姐夫一杯,口中說道:“鬨歸鬨,我們還是一家人,總不會因為過去的那些矛盾就再不來往。

我以前也做過不少過分的事情,雙方就算是扯平了,我這杯酒當是罰酒,先乾爲敬!”

一杯酒下肚,張平又倒了一杯酒;“爸,姐姐姐夫,既然都是一家人了,那我們乾脆就住在一起吧,反正彆墅空著也是空著,多住一些人也能多一些人氣。

姐姐姐夫以後要是生了孩子,就讓下一輩都好好來往,兩個孩子一起長大,以後也能相互照應。”

說完這話,張平再次仰頭喝光杯中酒。

“好,好!”

楚海誌、楚青萍與孫明安三人都被張平的杯酒釋過往所感動,同樣舉起酒杯一飲而儘。

至此,所有的矛盾徹底變成了過往,他們也終於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