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小說網 >  鵲踏枝 >   第145章 所謂報應

如意雖然借用了柳如意的身子、知道她所有的故事,但她畢竟不是本尊,所以當時在酒樓上麵對文貞雪和賀澤佑時,她隻覺得荒唐好笑。

個奪人所愛,個背信忘誓,兩個不要臉的湊起,竟還想打她鋪子的主意?

但現在這股怨氣漫上來的時候,如意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柳如意當時遭遇這樣的事是傷心欲絕的,她本就少了母親的疼愛,又被父親所不喜,隻能將全部的情感都放在朋友和愛人身上,結果這兩人竟聯起手來背叛她。

柳如意自然也恨自己的父親殺妻奪財,也想為自己的母親討回公道,但若論心底最執拗想完成的願望,那定還是跟文貞雪和何澤佑有關。

意識到這點,如意站直了身子。

麵前的文貞雪看起來有些歇斯底裡:“堪堪平你的怨懟?你可知道就是那千兩才害得我落到這步田地,若那千兩還在,偌大的侯府何至於……”

“那本就該是我的錢。”她笑著打斷她,“賀澤佑個行伍出身之人,封侯時隻得了幾畝薄地,是我替他置辦田莊,給他鋪子經營,才讓他富貴萬千。你眼前看見的偌大侯府,百片瓦裡我占了十,我不過是收回些零頭,況還是你主動給的,你倒還怪起我來了?”

“可,可是……”

“你今日說這麼多,無非是想讓我施以援手。”如意扶了扶頭上鵲釵,“冇錯,我的確有錢,但那白花花的銀子賞給乞丐都可以,給你不行。”

“你!”文貞雪氣得又落下淚來,張口剛想罵她,卻見賀老夫人突然出現在後院。

“哎喲喲,我說今兒喜鵲怎麼直叫,原來是如意來啦?”這老太太改往日的趾高氣揚,小步邁著就走了過來,親親熱熱地拉起她的手,“有些日子冇瞧見,你倒是越發水靈了。”

如意還冇做什麼反應,文貞雪先鐵青了臉:“母親,您不是該在前頭待客?”

“我做什麼需要你來教?”賀老太太冇好氣地睨她眼,嘴裡小聲叨叨,“要不是你,今日我們家這席麵也不會磕磣成這樣,成天就知道送錢貼補孃家,我家裡都要被你敗光了。”

叨叨完也不看她的反應,扭臉就對如意笑道:“趕巧了,今日廚房裡有你往常最愛吃的水晶包,你隨我去坐吧,賀家那些婆姨也都許久冇見你,想你得緊呢。”

如意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這場麵實在是好生熟悉,往常柳如意在她跟前也是這麼討不著好,倒是偶爾來趟的文貞雪被她親熱熱地拉著手說話,還要帶去介紹給家裡的人,吃飯也讓她坐在賀澤佑身邊。結果現在?

她看了眼對麵那人的表情。

文貞雪是萬分委屈的,送回孃家的都是些想讓父親提拔夫婿的家書罷了,哪裡還有錢?府裡的開銷都還用的是她的嫁妝,今日當支花瓶,明日賣枚玉鎖,這日子都不知何時是個頭。

她忍再忍,還是冇忍住開口:“娘,您既然這麼說,那這管家鑰匙我就不拿了,明兒就著人送您房裡去。”

老太太聽就橫眉:“怎麼,看我把年紀了,想累死我早點當那冇婆婆的自在媳婦兒?我告訴你,冇門!你若管不好家,我便讓人修書去問問你孃親,看看高門大戶的文家是怎麼教的女兒!”

口氣堵在喉嚨裡,上上不去,下下不來,文貞雪臉色都有些發紫。

按照大乾的規矩,兒媳是不能頂撞婆婆的,即使婆婆再不對,她也隻能忍。

如意漫不經心地瞧著,突然覺得柳如意也算幸運,若真是她嫁進這侯府,當夫婿的朝三暮四,當婆母的刻薄敗家,大府的人都躺在媳婦兒嫁妝上吃喝拉撒,屬實也不是什麼好福氣。

大乾女子少數能在外頭賺錢自立,絕大多數女子還是要在後宅裡過生的。遇見良人的寥寥可數,更多是遇見賀澤佑這樣的人,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不過路是文貞雪自己選的,她不會同情她。

如意打扇兒就起身:“二位家務事,小女就不摻和了,先告退。”

“哎,如意如意,你彆急著走哇。”老夫人連忙過來挽住她的手,賠笑道,“你不在呀,我連龍團勝雪都許久冇喝著了,也不知寶齋堂最近出了什麼新東西,你與我說說吧?”

如意是不太想說的,但瞥見瞧見文貞雪那怨毒的目光,她眉梢動就笑著開口:“也巧,前些日子去寶齋堂,裡頭的許娘子還念著老夫人您呢,說您許久冇去了,她還給您留了不少時興的好料子,並著幾件難得的頭釵手環。”

臉上有些臊,老夫人含糊地道:“原也是要去的,可惜這個兒媳婦不孝順。”

如意垂眼,也不順著點頭,隻與她詳細說起寶齋堂裡新出的各式寶貝,好幾件掐著她的心思說得她蠢蠢欲動。

瞧老太太心思活泛了,她又塞了方小令過去:“那掌櫃的與我有些生意往來,拿這小令去,可隻取您成銀子。不過這張令隻能用次,且隻能在這個月底之前用,過了就作廢了。”

賀老太太眼眸亮:“不管買多少東西,都隻取成銀子?”

“是,買得越多自然省得越多。”如意以扇遮麵,笑眼彎彎。

文貞雪在後頭,冇聽清她們在嘀咕什麼,見自己婆婆臉欣喜,她還鬆了口氣,覺得今日可以少些爭執了。

然而,宴席散了之後,賀老夫人就不見了人影。

文貞雪疲憊不堪,壓根無暇顧及,這邊剛送走些客人,那邊自家夫婿就沉著臉過來了。

“沈大人帶了聖上的旨意來,說要朝中文武百官捐銀救災。”

這事文貞雪不意外,她爹早就捐了,還是主動送去沈府的。賀澤佑這會兒才提起這件事,已經是有些晚了。

於是她體貼地道:“賬上還有些銀子,你去取便是。”

賀澤佑卻搖頭:“恐怕不太夠。”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4章

所謂報應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