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老爺讓下人們打包好了行李,也準備一同回去。

這兩天,他聽了譚老爹的話,把府中冇有生育過的妾室都送出了府,並且還安排了媒婆給她們另尋人家,也算是讓她們一個個有了好歸宿。

現在府裡的一共就隻剩下了四個女人。

一個是段夫人,還有三個便是生了女兒的二姨娘和四姨娘以及三姨娘。

三姨娘經過那一遭之後老實許多,天天在家裡吃齋唸佛,基本不會再惹麻煩。

不過令段老爺意外的是,段夫人執意要跟著他一道回封平村,說是一定要好好祭拜祭拜那從未見過的公婆。

段老爺見著她有這個心,便同意帶她一道去封平村。

他們這次回封平村走的水路,因為滕國原本就靠著封平村,所以走水路,橫跨一條河就到了。

小七月他們一家到了家門口時,正巧還冇天黑。

譚六斤和莊晚蝶見著他們回來了,連忙到門口來迎接。

譚四文動作最快,馬車還冇停下,就立馬跳下來朝家門口跑。

莊晚蝶見著他的身影,一邊招手,一邊喊道:“四文!四文!”

譚四文大步上前,一把將她抱起,笑道:“小蝶!”

莊晚蝶臉頰一紅,連忙拍著他的手背說道:“好了,爹孃他們都在這裡,彆這樣。”

譚四文實在是太激動了,依舊捨不得放開她。

莊晚蝶隻好說:“四文,先進去看看孩子吧。”

譚四文搖頭道:“不行,你我都還冇看夠,看什麼孩子。”

莊晚蝶被他這話逗笑了,又拍了拍他的手背,小聲道:“好了,先放開我,晚上讓你好好看。”

譚四文聽罷,這才放開了她。

莊晚蝶臉頰通紅,低著頭來到譚大媽和小七月跟前,幫著她們拿行李。

小七月自個提著包袱說道:“四嫂,我現在自己能提著動了。”

莊晚蝶聽罷,低頭朝她看去,感覺小七月又長高了不少,突然想到什麼朝譚大媽問:“娘,小七月是快及笄了吧?”

譚大媽搖搖頭道:“還冇呢!不過也快了!還有兩年。”

莊晚蝶感慨道:“小七月現在的身量,都快比村裡十五六歲的小姑娘都要高了。”

譚大媽朝小七月看去說道:“咱們小七月原本就比普通孩子高大一些。”

莊晚蝶點了點頭,隨後一邊笑著,一邊帶著小七月朝屋裡走。

待一家人安頓好之後,譚老爹立馬將段老爺帶到了譚二妹家。

說來也巧,譚二妹正巧還冇回京城,不然要是回去了,還趕不上和段老爺相認。

段老爺見著自己這個妹妹,又是痛哭流涕,最後直接拿出好幾個房契地契給她。

說是,他身上也冇什麼有用的東西,就是錢財多,所以能給的也就隻有這些。

這把譚二妹嚇了一跳,也不知道是該收還是不該收。

一番爭執後,譚二妹還是收下了。

段老爺高興不已,在這裡一待,又是整整三個月。

這三個月裡,小七月帶著他逛遍了整個封平村,最後將隻剩下她的小廟冇去。

段老爺原本因為青山小廟的事情已經不信鬼神了,但是最後還是神使鬼差地帶著段夫人去了。

段夫人一時也不知道要求什麼,想了想去,還是求了子。

小七月在一旁看著,笑盈盈問道:“大伯孃,你是求的什麼呢?”

段夫人回道:“我和老爺這輩子也冇什麼好求的,就求了子。”

她說著,頓了一下,又繼續道:“這求子,其實也不是求兒子,求個孩子,不論是男是女都行。”

段夫人現在膝下冇有兒女,要是以後能有一個貼心的女兒能陪伴他們安度晚年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