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6章

大膽的決議

從徐廬的話中能夠想象到道途的可怕,一種悲痛欲絕的情緒,時時刻刻影響著那片領域中的人,讓人萌生輕生的想法。

六十萬年前?

那個時候徐廬應該已經在九轉之境停留許久了吧。

元神修為何其恐怖?

卻無法抑製那種外界感染而來的微妙情緒。

以至於讓徐廬這種人自殺了五百多次,要是冇有那件神器傍身,現在的天罡門主還不知道是誰呢?

風絕羽長出了口氣,莫名產生了共情力,彷彿置身其中:“師尊,你最終還是挺過來了,走完了那條道途,您又得到了什麼?”

說起這個,徐廬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悵然的笑意:“我也是後來才發覺的,當我憑藉神器走完道途之後,我的體內莫名多出了近百萬年的修為,而這就是走完道途的獎勵,我們稱之為“道藏”。”

“近百萬年的修為?”風絕羽驚呆了,這修為來的也太簡單了吧。

不,不能說簡單,反而很難。

雖然一下子多出了近百萬年的修為,但過程卻是痛苦的,因為那幾十年裡,徐廬無時無刻不在輕生著。

徐廬看著風絕羽說道:“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相信你也明白,身為神明,我們早就超脫了生死,可以享有無儘的壽元,但冇有止境的壽元,並不是我們所期待的,凡為神明者,皆力求上進,往更高的高峰攀登。”

“你更加明白,飛昇成神之後,表麵上看來,我們每突破一境都不存在天劫,可事實上,我們每時每刻每個呼吸,無不是在渡劫的過程中,所以我們的修為是由劫難而定義的。”

“我在悲道途裡走了四十年,卻曆了百萬年的劫,這就是道途的魅力。”

風絕羽總算豁然開朗,是的,飛昇之後,自己就感覺不到天劫的存在了,可每過一劫,不光是在元神深處需要用強大的意誌去斬天門而尋求突破,在修煉的時候,更是能感覺到那無時無刻不繚繞在體內體外的劫難之力。

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有這種感覺,因為神明安身立命的根本就是曆劫。

無時無刻不在曆劫。

小神到一轉神人境,需要一會劫,抵一萬零八百年。

那麼就可以說,這個過程,是曆了一萬零八百年的劫。

而且過程非常緩慢,必須依靠歲月時間推動,還不能乾其他的。

祭煉神器、煉製丹藥的時間都不能算,隻能穩紮穩打。

下界還可以利用丹藥迅速過渡,上界雖然也可以,但丹藥效果極低,這是硬傷。

不過如果有了道途就完全不一樣了。

想要快速提升修為,可以去走道途,尋道藏,飛快突破。

想到這裡,風絕羽覺得有必要好好瞭解一下道途,就問道:“除了修為,其他道途裡都有些什麼?”

“那就不好說嘍,就像我說的,你能想到了裡麵都有,你想不到的,裡麵也有,但一切都要看個人的機緣。”

徐廬說著,開始舉例子:“修為是最常見的一種,有的道途還有靈藥、有的有神器,總之神化道途就是因為神明死去影響一片領域形成的神秘空間,裡麵多是神明遺留下來的遺產,包羅萬象、種類凡多。”

風絕羽想了想,緊接著問道:“那何為“天跡”道途。”

“天跡道途的層次最高、更加鮮明,它是由天地異變產生的特立空間位麵,也許裡麵會形成不常見的天地神物,也許會留有某種特殊的本源、又或者儲存了完整的異變天象可藉此參悟大道神妙、還可能出現遠古神明戰場混戰的景象,從中能感悟到許多大道至理。”

“那何為規則道途?”

徐廬道:“規則道途是最神秘的,據說是由天地規則演變而成,而且每一個階段的天地規則還各有不同,這方麵我冇辦法給你準確的答案,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規則道途裡麵的道藏會存在一些完全脫離於九重天的規則,一旦掌握比傳承神術要強大無數倍。”

“嘶!”

風絕羽聽完倒吸了一口涼氣。

掌握規則。

這特喵聽起來就霸道啊。

“師尊,你冇見過?”風絕羽特彆希望有這樣一條道途擺在自己的麵前。

徐廬苦笑了一下道:“你彆說規則道途了,就是天跡道途,為師也冇見過。”

“風絕羽,你要記得,在神界,無論有多少天地神物都不比擁有一條道途強,道途是神明飛速突破自己的最優選擇,而這天底下所有的道途,在一重天是很少的,因為越是高等位的位麵,氣運之力就越濃厚,而世間的每一條道途,都跟氣運密不可分。”

風絕羽心中瞭然地點了點頭,其實徐廬這個說法他還是比較相信的,而這樣看來,氣運纔是這個世界的根本。

風絕羽想,總算抓住根了。

“師尊,你剛剛說道途什麼都有,我現在理解了,那什麼都冇有,是什麼意思呢?”

徐廬非常欣賞自己弟子細膩的心思,回道:“所謂什麼都冇有,隻是一種概論的說法,指的是所有道途都有一個不可逆改的規則。”

“什麼規則?”

“這個規則就是,道途裡麵冇有天地源氣。”

“冇有天地源氣?”

風絕羽愣住了,五行陰陽劃分天地,五行陰陽就是世界之源氣,冇有天地源氣的位麵,那還叫位麵嗎?

“師尊,你莫不是說笑吧,冇有天地源氣,道藏怎麼儲存?”

世間萬物,冇有源氣支援,無法生存,這是所有人通曉的道理。

這方麵,徐廬顯然給不出答案,他搖了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嘍,或許有一天,你能弄清楚這個規則的基本成因。”

徐廬看著風絕羽,眼中滿是讚許之意,他這番話可不是冇頭腦的誇獎,而是他發現,自己收的關閉弟子確實是一個非常有天賦的強者。

想想看,一個擁有千尊之身和元殛之體兩大修行天賦的絕世天才,又是劍修中的妖孽人物,這樣的人,成就怎麼可能會低。

最關鍵的是,這小子平時根本不顯山不露水,要不是芸默仙死乞白賴的非要把他招攬到瀟湘院,徐廬都很難注意到他。

等到徹底知道了這號人物,徐廬就開始暗中調查。

風絕羽的一切,也在慢慢揭開,後來他才知道,好傢夥,這小子居然是憑藉一人之力穿越了神兵荒原走到東界的。

還救過君子軒。

在棄靈秘境的時候,所有人都把他當作了一個普通的苦役看待,可人家不聲不響的就跟石雷巨獸稱兄道弟子。

還有誰能有這種魅力?

這當中的種種,徐廬都打聽的事無钜細,一點點推敲之後,方纔意識到,風絕羽就像一顆蒙塵的明珠、一塊未經打磨的璞玉,隻要給他架設好完善的平台,此子有朝一日定會一飛沖天。

他現在苦口婆心介紹道途,其實就是想培養風絕羽,畢竟天罡門從古至今都冇什麼天才,包括開派祖師也是如此。

而像這種集天賦、能力、智慧於一身的妖孽人物,絕對會在未來某一段時間給天罡門帶來重大的改變。

他在等著看。

見風絕羽默聲不語,徐廬問道:“我已經給你講解了何為道途,你為什麼不說話了?”

風絕羽的確有點心思飄遠。

現在他瞭解了道途,接下來就很難不往這方麵想了,畢竟一步一步穩紮穩打的修煉太難了。

在這個世上,永遠不缺的就是對手,往往有的時候你看似得罪了一個同境的高手,比如慶雲逸,但其實你需要想更多,比如他身後的瀚海先尊。

得罪人是常態,若是想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便需要不斷的突破再突破。

還得快。

慢都不行。

因為說不上什麼時候,你就會遇到一個裴陽,從而招來李妙仙和七指魔王。

聽到徐廬問起,風絕羽嘴角一掀道:“冇什麼,我在想,師尊手中的道途藏有什麼樣的道藏?”

“你小子,還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啊。”

徐廬臉黑了一下,明白了風絕羽意思,自己這位關門弟子,開始打地匣石書裡道途的主意了。

徐廬笑了一會兒,說道:“彆著急,你是我的弟子,有好東西自然要可著你用,隻不過道途危險,吉凶難料,你現在還不能進去,即使要去,也要給你找一些墊腳石。”

“墊腳石?”

風絕羽一愣,看來師尊早就有打算了,這麼好的師尊,上哪找去啊。

“師尊打算怎麼安排?”

徐廬笑了,神秘兮兮道:“待會你就知道了。”

說話的功夫,空蕩蕩的大殿響起了震天的腳步聲,是從殿外傳來了。

緊接著就看見一眾八轉、九轉的強者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

這些人當中,無一不是天罡門的掌權人物,長老級彆的高手、先尊級彆的強者、大尊境界的高手,多達幾十人,全部到場。

而這,還不包括去追凶的劍尊長老和執教先尊法悟,以及那個跟隨隊伍去玩命收拾幽河老怪手下的瀚海先尊。

大殿一下子熱鬨了起來,而來的這些人也在此前道聽途說了一些訊息,此時一名山羊鬍的老者進殿就代表所有人問道:“門主召集我等,難不成是因為地匣石書的事?那石書的秘密,門主解開了?”

老頭問的很直接,問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而這時,風絕羽就好奇了,他想知道徐廬準備怎麼處理地匣石書內擁有一條道途的秘密。

會三緘其口保密呢?

還是會當作鎮派之寶供起來呢?

還是會怎樣?

他正想著,徐廬給出了一個他最為意外的答案。

“冇錯,石書的秘密本門主已經解開了,不妨告訴大家,地匣石書中擁有一條道途。”

嘩!

此一刻,大殿一片嘩然。

風絕羽則是徹底驚呆了。

但讓大家大跌眼鏡的還在後麵。

不等眾人打聽道途的細節時,徐廬無比果斷道:“所以我把大家召集起來,是想通知大家,再過一段時間,我打算公開道途,邀請五神城同道前來共同探索這條道途。”

“什麼?邀請五神城的同道前來。”

這一次,包括風絕羽所有人都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