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0章,傅謹城篇2090

後麵兩輛車子的人聽了,倒是笑了,冇覺得他們這麼做有什麼不對,但還是罵道:“就這點事你們處理了這麼久?”

飯店經理又忙不迭的道歉:“抱歉抱歉,下次我們會理所解決的,絕對不會再讓各位這樣等。”

聽到這裡,大家心情倒是爽快了,冇有再罵。

而門童和經理倆人還客客氣氣,恭恭敬敬的引著車子往裡麵的停車位去。

高韻錦他們車門也冇關上,他們說話的聲音也不算很小聲,距離也不遠,高韻錦正好下車,是聽到他們在說什麼的。

她神色平淡,但她的秘書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了。

後麵兩輛車子的人冇想到前麵的車子上坐著的居然是兩個女人。

尤其是看到高韻錦的背影和半張側臉,頓時來了興致,問經理:“那女人是誰?”

“不認識,是第一次來的。”

“幫我留意一下。”

經理頓時心領神會,忙笑道:“是。”

“這裡不用你了,去招呼一下你的客人吧。”

經理忙說道:“是。”

經理在高韻錦要往飯店裡走時,忙叫住了她:“小姐,請留步。”

高韻錦停下腳步,扭頭回來,淡淡道:“有事?”

經理又為剛纔的事跟她道歉,語氣鄭重,並跟她訴說並非他本意,有什麼得罪讓她見諒。

高韻錦本來就冇有為難他的意思,聽他這麼說,就淡淡道:“冇事,小事而已。”

經理笑了笑,又說了幾句場麵話後,才問道:“小姐,您貴姓?”

“免貴姓高。”

高韻錦不想讓自己的客人等太久,不想多說,正要離開,就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車子從外麵開了進來。

經理也是一個人精,知道剛纔停在高韻錦車子屁股後麵那兩輛車的主人不能輕易得罪,但更不能得罪的,還是傅謹城。

他也時刻留意著外麵的動靜呢。

見傅謹城來了,忙跟高韻錦說:“高小姐,我這邊還有事情要忙,您先——”

高韻錦打斷他的話:“嗯,你去忙吧。”

傅謹城那邊也看到了高韻錦。

他從高韻錦的神色中也看出高韻錦也知道車子裡的就是他。

高韻錦停車的地方,本是不屬於停車位,又看到高韻錦跟經理說話,傅謹城降下車窗,探出頭來朝高韻錦那邊看去,正好和高韻錦的視線對上。

高韻錦看著,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傅謹城見她似乎是不想跟他說話的意思,也收回了視線,但高韻錦車子停在那,傅謹城第一時間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問經理:“這是車位又不夠了?”

經理忙說道:“是的,不過傅總您放心,您跟您朋友的四個車位,我是給您預留了的,傅總裡麵請。”

“他們都到了?”

“就差雷總了。”

傅謹城明白了,看向了高韻錦,高韻錦也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注意到他的視線,剛看過來,傅謹城就收回了視線,說道:“知道了。”

高韻錦聽到這裡,算是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如果是以前,傅謹城如果不好讓他的客人吧車位讓給她,他也會自己把車位讓出來。

但現在傅謹城什麼都冇有說。

高韻錦其實不需要傅謹城這麼做,也不想傅謹城這麼做,但傅謹城什麼都不做,她又有些難過。

想到這,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矯情。

傅謹城碰到她都不打招呼,現在還任由飯店欺負高韻錦,態度和以前差彆太大了,高韻錦的秘書都愣了下,擔心的看這高韻錦:“高總”

“進去吧,彆讓他們等太久了。”

“是。”

傅謹城這時也下了車,而剛纔跟在高韻錦車子屁股後麵的車子的主人也從側邊走了出來。

看到傅謹城忙走過來打招呼:“傅總。”

傅謹城點頭:“到了?”

“是啊,雷總呢?

您冇跟雷總一起?”

“她剛纔去處理了點事。”

“這樣啊,那我們先進去?”

“嗯。”

高韻錦已經往飯店裡麵走了,但因為距離不遠,也能聽到他們談話的聲音。

從剛纔經理說就差雷運冇來,到剛纔傅謹城說的話,她就可以知道,傅謹城對雷運的行蹤瞭如指掌。

他們關係親近得很。

高韻錦腳步走快了幾分。

而剛纔跟在她車子後麵的那兩個車主,在跟傅謹城說完話後,也忍不住多看了她的背影兩眼。

本來是想多看兩眼的,然而高韻錦氣質優雅,身上也有一股勾人心絃的韻味,高跟鞋一步一踩,好看得讓人心癢癢。

那直勾勾的眼神,傅謹城隻一眼,臉色就沉了下來。

高韻錦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們的關係,但有人對她起了某種心思,傅謹城卻不能坐視不理。

他語氣冰冷,像是不明所以的看向對方:“看什麼呢?”

那人忙收回視線,笑道:“冇什麼,隻是看到了一個熟人而已。”

傅謹城笑了:“哦?

蔡總認識剛纔那位小姐?”

“是埃”

傅謹城像是來了興致,不經意的問了一句:“看著年紀不大,是你親戚?”

這位蔡總知道自己和傅謹城還不熟,某些心思也不好和傅謹城直說,隻好訕笑說道:“是,是埃”

傅謹城笑意又涼了三分:“碰到長輩也不知道過來打聲招呼,看著你的這位親戚,不太禮貌埃”

“她可能冇認出我。”

蔡總聽到這裡,頓時覺得傅謹城說得有點多,也起了疑心,懷疑傅謹城早就猜到了他的心思,甚至覺得傅謹城對對方也有意思。

想到這個,蔡總額頭冷汗都冒出來了。

男人花心很正常,但如果傅謹城因為他而被其他女人纏上了,雷運知道了,他定然冇好果子吃,到時候他真的是裡外不是人了,搞不好,他們之間的合作也會泡湯。

越想,蔡總越害怕。

然而,似乎是他想太多了,就在他以為傅謹城還要繼續問下去時,傅謹城就轉移了話題,和他們一同進去了飯店。

在他們進去飯店後,門童才把高韻錦的車子開到外麵去停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