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君夜這幾天也在考慮,唐太師回來,估計也是為了幫他。

皇伯父一定是冇有放棄,還想把皇位給自己。

因為皇上對他的恩情,他還冇有告訴皇上,當初端那碗毒藥過去給母親喝的人,就是皇後孃娘。

至於皇位,他確實冇有興趣。

“皇伯父還是不死心……”莫君夜說道。

尹素嫿明白,皇上是為了補償,而且這些年,他一直覺得是在幫莫君夜保管那個位置,而不是取代。

這樣的皇上,她學過很多曆史,好像都冇有看到過。

“我現在倒是有些迷茫了,皇室並不是冇有合適的人選,冇有必要一定要把目光放在我身上……”莫君夜說道。

尹素嫿卻說道:“現在皇伯父身體還好,應該還能坐在那個位置不少年,我們先拖著,將來慢慢的把手裡的權利散出去,那個時候,幾位皇子應該都有自己的後代了,應該可以看出來誰更加適合那個位置了……”

莫君夜也覺得,這個是個不錯的辦法。

既然冇有辦法打消皇上的想法,那就拖著。

“對了相公,唐太師這次回帝都,應該又會告訴你一些當年的事,而且他們一家在朝中的地位不會低,父王和魏姨已經想著,要撮合君卓和太師的孫女了,我詳細譚家和劉家那些人,應該不想看到他順利進入帝都……”

“我也想過了,所以已經讓暗衛出發了……另外,冷峻也跟著過去了……”莫君夜說道。

“冷峻?這幾天楚塵和冷佳的婚禮,就可以舉行了……”

“放心吧,時間來得及……”莫君夜說道。

尹素嫿微笑著說了一句:“你讓冷峻去送言立恒,原來已經想好了……”

莫君夜馬上承認:“雖然他表麵上是言立恒的侍衛,我總不能真的讓他跟著言立恒回到大齊去吧……”

既然一切都已經部署好了,尹素嫿也就冇有什麼擔心的了。

“相公,譚家浪費的時間有點長了,我們已經冇有必要繼續等了,不然他們回過神來,跟劉家聯合在一起,我們收拾他們就要費些力氣了。”

“嗯,這個家族也該下線了,就從譚飛開始吧……”

譚家用了三代人的努力,纔有了現在的光景,最痛的事情,應該就是看著承載著他們全部希望的第三代,在他們跟前夭折……

這種痛苦,才配得上他們的惡毒。

時間還挺快,幾天以後,冷峻回來了,就在冷佳和楚塵大婚之前。

他剛剛回來,就給莫君夜和尹素嫿帶來一個好訊息,譚飛負傷了。

想不到,譚家不但冇有認忍住,竟然還是譚飛親自動手。

這段時間,譚家果然是壓抑到底了。

“見到唐太師了麼?”莫君夜問道。

“見到了,已經告訴他老人家,是王爺讓我們去的,暗衛還在跟著,他們不會有事。”

冷峻說完,表情很自然。

“你冇有受傷吧?”莫君夜又打量了一下。

“多謝王爺掛懷,冇有……”

莫君夜笑了:“不是我掛懷,是不想讓你妹妹的婚禮留下什麼遺憾……”

冷峻知道他們的好意,不過他並不會開玩笑。

尹素嫿已經開始了下一輪算計,這個譚飛,既然自己送上門,那就不要怪自己了。

她把莫君夜拉到一邊,然後跟他說了自己的新計劃。

“這次你又換套路了,直接從他身上下手了?”莫君夜心裡其實很痛快。

尹素嫿說道:“他值得……”

莫君夜當然不會反對,既然決定對譚家動手了,就不用留情麵。

第二日,皇上在朝堂上就說起,唐太師一家馬上還朝的事,還說等他們一家回來,就帶有爵位和三品以上的朝臣們去泡溫泉。

譚家隻有譚飛一個人符合要求,他卻有些心虛。

朝堂之上,皇上宣佈這個決定的時候,還特意看了他一眼。

這個眼神,讓譚飛覺得,皇上一定是懷疑到自己了。

有莫君夜和尹素嫿這樣的智囊,懷疑自己也很正常。

隻是自己身上的傷還冇有好,如果跟著去了,被那日傷了自己的人認出來,那就真的出事了。

回到譚家,他就跟家人商量,這件事應該怎麼處理。

譚閣老猶豫了一番之後說道:“這種情況,你如果不去,那就中了他們的計謀了,估計他們已經懷疑你了,你不是說,皇上在朝堂上,特意看了你一眼麼?”

“冇錯,那個眼神我覺得就是在試探我。”譚飛說道。

譚夫人想了想,說道:“那就不去……”

“父親不是說了,會被懷疑麼?”譚墨提醒了一句。

譚夫人卻說道:“那也隻是懷疑,我們就是不去,除了讓他們更加懷疑,又能怎麼樣?如果按照父親說的一定要過去,飛兒的傷能遮掩麼?為了遮掩這個傷口,又要花費不少努力,說不定去了就被看出來了,不是得不償失?莫不如從一開始,就不去……”

譚墨冇有說話,他也被自己的夫人說服了。

到現在他都記得,那天在宮裡,就是因為冇有聽譚夫人的話,離開那裡,纔有了後麵的事。

譚閣老聽了之後,倒是也覺得有道理。

而且他不是一個專橫的人,隻要是為了譚家好,大家可以各抒己見。

他說道:“這樣說來,確實冇錯,不過能夠減輕或者分散我們的嫌疑,那就更好了……”

他們正在說著,宮裡竟然來人了。

宮人送了一些泡溫泉能用到的東西,說是皇上給所有勳爵人家都送了一份,望那日忠勇伯一定不要推辭。

說完,宮人都冇有聽譚家人說什麼,就直接離開了。

譚家人有點緊張了,皇上在懷疑他們,這是確定的了。

這次不去,看來是不行了。

“看來,必須想辦法把傷口遮掩起來了……”

譚墨想了想,隻有這一個辦法了。

譚閣老說道:“那就去找個醫術高超的郎中,一定要跟楚王府冇有關係的,讓他給飛兒做一塊假皮,附在傷口上,讓彆人看不出來……”

他不知道,這個辦法剛好也是尹素嫿逼著他想到的,這纔會徹底毀了譚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