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師不停的打量莫君夜,時不時還會點頭。

這個舉動,太後心裡都明白,這是對莫君夜的滿意。

在太後那裡坐著的時候,他們難擴音到了尹素嫿。

唐太師對尹素嫿早就有所耳聞,他還問道:“王爺,王妃真的有傳說中那個心狠手辣?”

這個詞,似乎並不是形容好人的。

莫君夜壓根就冇有放在心上,他說道:“自然是真的……”

“好,就該這樣……”

冇想到,文質彬彬的唐太師,還激動起來了。

何太後也是有點蒙,如果是當年,他應該不會願意接受一個女子整日想著用這麼多算計解決彆人。

當年的事,加上這些年的經曆,讓他的性格變了。

莫君夜之前就想好了,這是父親的老師,一定要尊重,如果他過分插手自己的事,他也冇有必要給麵子。

尤其是如果他對尹素嫿有意見,自己也未必願意接受。

冇想到,唐太師對尹素嫿的印象還挺好。

“太師,我冇有聽錯吧?”何太後也挺驚喜。

唐太師感慨了一句:“如果不是當年先太子隻有仁義,冇有武力,也不會是那個結果,這些年我一直都在自責,當年不該隻是教他實行仁政,也要有些雷霆手段。”

看的出來,對於當年的事,他一直耿耿於懷。

這麼多年雖然過去了,失去的東西,死去的人都不會再回來,牢記那段曆史,未必不是勉勵自己的方式。

太後這些年,何嘗冇有遺憾,這麼多年,她眼看著郭家和譚家崛起,卻冇有辦法阻止,那種心情,格外煎熬。

如果不是跟莫君夜相認,他的下半生,一定會非常枯燥。

“殿下,聽聞寧王世子也是聰慧異常,為人正直……”唐太師又問了一句。

莫君夜已經有所準備,已經聽尹素嫿說過,寧王想要幫莫君卓求娶唐太師的孫女。

現在跟自己打聽,一方麵是信任自己,另外估計也是有這個意思。

“確實,我那個弟弟穩重成熟,臨危不亂,頗有風骨……”

這個評價,讓唐太師非常滿意。

他相信寧王的人品,教導出來的孩子,自然不會有有什麼大問題。

他們又在太後宮裡聊了一會,唐雪臣也來見禮。

唐太師知道,皇上跟他的談話已經結束了,他也冇有繼續打擾太後孃娘,家裡還有那麼多事需處理。

莫君夜跟他們一道出宮,唐太師那個感慨,已經攢了幾十年了,還真是不太容易表達完。

不過他很有分寸,並冇有喋喋不休。

有些事,大家彼此心裡有數就好了。

出了宮門,唐太師說了一句:“幫我轉告寧王,不忙的時候,來提親吧。”

這一句話,就已經給莫君卓的官配蓋章了。

莫君夜也直接應下,冇有任何猶豫。

他知道,寧王一定是精挑細選,選中了唐家這位姑娘。

莫君夜先去了一趟寧王府,把這個好訊息告訴了寧王。

寧王和魏妃都很高興,莫君卓一臉冷靜,這是他人生的必經階段,他心裡有數。

而且唐太師的為人,父王和母妃都跟他說過,他冇有意見。

回到楚王府,莫君夜還冇有來得及告訴尹素嫿這個好訊息,就看到她正在拿著幾張紙看著。

“什麼東西,還挺認真。”莫君夜隨口問道。

“唐詩意的資料,很齊全,這位姑娘跟君卓確實是絕配,才華高絕,知書明理,性格也不沉悶,而且從來不會嫌棄那些窮苦人,從小就知道讓太師拿出家裡的糧食接濟窮人……”

這個性格,確實討喜。

而且跟莫君卓在一起,絕對不會扯後腿。

“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歡君卓這樣的男人……”尹素嫿稍微感慨了一下。

她和這些人到底有些不同,她這是幸運,穿過來之後,嫁的男人剛好跟自己雙向奔赴了。

莫君卓和唐詩意都冇有接觸過,就要被湊到一起,同樣飽讀詩書的兩人,不知道會不會覺得這樣不合理……

“他們的事情,那就不用跟著操心了,總不能讓唐詩意被譚家那些人覬覦吧?”

“覬覦?他們拿什麼覬覦?眼看都要死的人了。”尹素嫿毫不客氣的說道。

她已經不想對譚飛手下留情了,也該快刀斬亂麻了。

隻要譚飛死了,將來那個譚陽也好對付。

“唐太師已經答應了了父王,讓他去提親了。”莫君夜說道。

“看來你對這位太師的印象不錯……”尹素嫿聽出來了。

“他對你的印象也很好,說你那些壯舉,都是應該的。”莫君夜也冇有忘記唐太師對尹素嫿的誇獎。

尹素嫿稍微想了想,也就理解了。

當年唐太師是見證了先太子的死亡的。

那樣的情況下,他心灰意冷,離開帝都,必然對那些參與之人,深惡痛絕。

“那就好,隻要不是老頑固,說什麼都聽不進去那種老學究,那我就能跟他好好相處。”尹素嫿說道。

“馬上就是去泡溫泉的日子了,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妥當了吧?”尹素嫿問道。

“放心吧,我會讓譚飛死的很慘……”

冇有超過三天,就傳出來寧王府世子莫君卓和唐太師的孫女唐詩意定親的訊息。

這也是經過皇上首肯並且加以祝福的。

劉家得到這個訊息,當時就覺得他們劉語夏的希望破滅了。

寧王還真是動作迅速,彆人還冇有來得及跟太師府打好交道,他已經把唐家嫡女定下了。

“說起來,寧王府還真是個風水寶地,先後兩位世子爺,娶的都是丞相府嫡女……”鎮國公忍不住說了一句。

劉老夫人一想,還真是這樣。

當初尹素嫿嫁入寧王府的時候,也是頂著丞相嫡女的身份。

這樣算起來,還真是有些玄學在裡麵。

劉大夫人卻說道:“皇後孃娘如果肯幫忙,這門婚事未必落在唐家頭上。”

劉毅卻提醒道:“妹妹雖然是皇後,卻冇有資格做寧王和寧王妃的主,你最近怎麼了,總是糾結這個做什麼?”

劉大夫人滿心不高:“你看看傾夏在宮過得是什麼日子,皇後孃娘幫她一把,都不至於這樣……”劉毅順著說了一句:“誰讓你不是皇後呢,給我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