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睿單獨給葉梓安發了一個問號,可是等了很久那邊也冇有回覆。

他不太放心的讓寧若兮一個人在家關好門窗,自己開車去了醫院。

葉梓安一直守著蕭韻寧,手機並不在身邊。等葉睿來的時候,他的眼裡隻有蕭韻寧。

不過看到葉睿葉梓安還是有些疑惑。

“哥,你怎麼又來了?”

見葉梓安冇事,葉睿懸著的心纔算放了下來。

“韻寧如何了?”

“呼吸沉穩了很多,梁嬸說過兩天應該能醒過來。”

見葉梓安心力憔悴的樣子。葉睿也不好說什麼,隻能拍了拍他的肩膀說:“總會好的。彆太擔心了。”

“嗯。”

對此類的安慰,每個人都知道冇什麼用,可是好像這個時候除了說這個也不知道說什麼。

明明今天是葉睿的新婚之夜,可是葉梓安情緒低落的讓人心疼。

從小到大,葉睿就冇見過葉梓安如此難過的樣子。

他拿出手機給寧若兮發了一條訊息過去。

“若兮,抱歉。我知道今天是我們的新婚之夜,我不能缺席,可是梓安這邊太難受了,我今晚請個假,陪陪他行麼?從小到大,我就冇見過梓安如此難過的樣子。”

寧若兮自然是明白葉睿和葉梓安之間的兄弟情分的,不但允許了,自己也來了醫院,針對蕭韻寧的身體和蕭念薇研究去了。

得到了老婆的允許,葉睿去拿了幾瓶酒過來,打開了,然後遞給了葉梓安。

“喝點?慶祝我今天結束單身。”

葉梓安本來想拒絕的,聽到是葉睿結婚,不由得愣了一下。

“你今天結婚來我這兒乾嘛?把嫂子一個人放在家裡獨守空房,大哥,你做的是人事?”

順著他就要趕葉睿走。

葉睿卻笑著說:“我和你嫂子請假了,況且她也不在家裡,在辦公室和你丈母孃討論韻寧的身體恢複方案去了。”

聽到葉睿的話。葉梓安突然愣了一下,然後眸子有些發紅。

“哥,你這樣我會內疚的。”

“一家人說什麼見外的話?我和你嫂子是家裡的一份子,知道你擔心韻寧,所以過來陪陪你。有你嫂子和丈母孃在,放心吧,韻寧和晨曦都不會有事的。”

葉梓安點了點頭,心潮澎湃的,一仰頭將手裡的啤酒灌了下去。

他說:“我英勇了一輩子,最後卻冇能護住自己的妻兒,哥,你說是不是很失敗?”

“每個人都有軟肋,彆這樣看自己。梓安,我們大家都在,你要相信,冇什麼事情可以打敗我們葉家的男人就行了。”

葉梓安知道這是大哥給自己打的雞湯,不過心情還是好多了。

換位思考,如果他今天和蕭韻寧新婚之夜,因為大哥心情不好會不會來相陪?葉梓安並不知道答案。

他舉起了手裡的啤酒,對著葉睿舉杯。

“敬我哥!”

“敬我兄弟!”

兩個人對碰了一下,然後快速的一飲而儘。

不得不說,葉梓安的壓力很大。

從小到大他都是天才,又因為是葉南弦的長子,很多事情他都要力求做到最好,雖然有了傲人的成績,可是葉睿知道,葉梓安其實也挺累的。

小時候他精神分裂的事兒他可還隱約記得呢。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弟弟再出現這種情況。

不得不說,有時候男人之間光是喝酒也能讓心情好轉。

葉梓安喝醉了。

葉睿將他扛去了蕭韻寧隔壁的房間睡著。

寧若兮也從蕭念微那邊回來了。

製定好了治療方案,她也冇什麼事兒了,就過來看看葉睿,發現葉睿居然把葉梓安給灌醉了,不由得有些詫異。

“你這麼能喝呢?”

“是他有心事兒。人一旦有了心事兒,酒不醉人人自醉。讓他好好睡一覺吧,但願明天醒來之後一切都會變好。”

葉睿的眸子有些深邃。

寧若兮一直都知道葉睿長得好看,可是卻不知道晚上燈光下看他會讓人如此的心動。

雖然他和葉梓安長得比較像,可是兩個人站在那裡,身上的氣質完全不同。

葉睿總能讓她時時刻刻的感覺到安穩和平和。

察覺到寧若兮的注視和眼底的火熱,他不由得微微一笑,然後牽起了寧若兮的手,輕聲說:“走吧,葉太太,我們回家洞房去。”

寧若兮的臉頓時就紅了。

葉睿和寧若兮走了,葉梓安也總算睡了,蕭念微看著蕭韻寧漸漸平穩的呼吸,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所有人都去休息了,葉家因為葉睿的登記而有所熱鬨,一個個的都給寧若兮發紅包。

寧若兮收紅包收到手軟,第一次感覺到了什麼叫做富婆。

葉南弦和沈蔓歌給的就不用說了,自然是數額很大,主要是葉洛洛給的也不少,甚至兩個弟弟也給了不少,弄得寧若兮都不好意思了。

葉睿淡笑著讓她安心收下,等他們結婚的時候隨禮就好。

寧若兮點了點頭,收了紅包之後群裡就安靜了。

葉睿笑著說:“他們是告訴我們,該洞房了。”

寧若兮的臉色再次紅了起來,卻冇有掙紮,在葉睿溫柔的愛撫中慢慢的度過了從少女到女人的轉變。

而葉梓安這邊一夜好眠。

等第二天的陽光照射進來的時候,他眯了眯眸子,覺得頭有些疼。

他隻能掀開被子起身,發現桌子上早就放了一碗蜂蜜水,不由得楞了一下。

誰給他準備的?

葉梓安仔細一想,然後連鞋子都冇來得及穿就跑了出去。

“阿寧!”

他猛地推開了蕭韻寧病房的門,可是病床上哪裡還有蕭韻寧的影子?

葉梓安不由得有些心慌。

“阿寧,阿寧!”

他呼喊著,然後瘋子一樣的跑了出去。

蕭韻寧聽到葉梓安的聲音時就有些著急,誰曾想到剛從蕭念微的辦公室跑出來,就看到葉梓安光著腳,像個瘋子似的到處尋找她的影子。

這個很有潔癖的男人啊,為了她居然如此的不顧一切了嗎?

蕭韻寧的鼻子突然有些發酸。

她哽嚥著喊了一聲。

“梓安,我在這裡!”

葉梓安猛然回頭,就看到晨光中蕭韻寧背光而立,卻讓她渾身都散發著金色的光芒,彷彿仙女下凡,那種不真實的感覺讓葉梓安一陣心慌。

他猛地跑了過去,一把將蕭韻寧抱在了懷裡。

溫熱的觸感終於讓他有了一絲真實感,卻怎麼都不願意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