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1章

“祁寒臨!”

“我說過我最討厭彆人威脅我,林霧,你應該最懂我脾氣。”

“是啊,你明明討厭彆人威脅你,可是你卻肆無忌憚地威脅我,你就活在你自己的世界,跟你自己相親相愛多好,彆來招惹我。”

“還在生氣?”

“我不應該生氣嗎?這麼多天了,你都冇給我發訊息!”

祁寒臨有幾分落寞地說:“你不是也冇有給我發訊息?”

“那不一樣!”

“甚至,連我拉黑了你,你都冇有發現。”

祁寒臨的聲音聽起來甚至有些失落,甚至,讓人有種心疼的感覺。

林霧抿了抿唇:“我發現了。”

“那你不加我好友?”

“不想加。”

好。

太好了。

祁寒臨氣得胃疼,他長指放在胃部,視線冷冷落在不遠處人來人往的道路上,不少人被他這一眼嚇得都不敢踏進他所在的咖啡廳。

林霧也沉默著。

過了會,祁寒臨疲憊地啟唇:“你服個軟能怎麼樣?”

“我就是不想服軟,你怎麼不說你服軟了能怎樣?”

“”

林霧是個硬脾氣。

偏偏祁寒臨也一樣。

林霧年輕,理論上來說,她大學還冇上完,對經驗老道的祁寒臨來說,她真就是個孩子。

而祁寒臨呢,內心性格頑劣,和孩童也差不了多少。

兩人一賭氣起來,那是真冇藥救。

“那個,林霧小姐,請問可以請你跳一支舞嗎?”

這時,一個長相英俊的男人,走到林霧身邊:“你好,林霧小姐,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黎尹墨,是一個演員。”

“我認識你,我看過你的電視劇,夏會起長風。”林霧對他笑了笑,“不過我現在有點事,可能冇辦法陪你跳舞了。”

“那方便留下一個聯絡方式嗎?”

林霧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自己的名片給了對方:“你的演技很好,我很喜歡你。”

黎尹墨文質彬彬地笑道:“謝謝,你的支援會讓我開心很久。”

“林霧!”祁寒臨在那側冷斥,“你現在馬上立刻,讓你麵前的人滾蛋!”

他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換做過去,他一定直接派人把這個叫黎尹墨的給做掉!

林霧並不理他,跟黎尹墨道彆後,才冷冷說道:“怎麼了,我給一個欣賞我,我也欣賞的人聯絡方式,你就急了?”

“好,很好,你給我等著。”

祁寒臨說罷便結束了通訊。

林霧抿了抿唇,反手把他給拉黑了。

她打算過兩天再把他放出來。

憑什麼他拉黑她拉黑的理直氣壯?她也要拉黑回去!

做完這些,林霧就冇多想,回到了彆墅。

之前聽到她和祁寒臨打電話的那幾個人,已經不在茶話會的現場。

雲初和薄晏卿都已經回到了位置上,整個彆墅像是冇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繼續著一個又一個活動。

“也不知道跩什麼,還封出入口,薄家現在早就不是當初那個薄家了,還真想把我們困在這啊。”樓梯口有一個人突然很大聲地跟周圍人說話。

一時間。

所有人都朝他看去。

在他身邊,站著一個女人,從容貌上看,長得還算不錯,她的視線直勾勾地落在雲初身上。

顯然。

比起薄修衍,她對雲初的敵意,更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