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十七章

冇有辦法忘記他。

就算是和許子墨躺在一張床上,也總是會想起顧安澤蜷縮在床邊安安靜靜的樣子。

秦楚有些迷惘的看著手中的圍巾,神色又逐漸溫柔起來。他輕輕的撫摸著圍巾有些粗糙的表麵,雖然粗糙,但卻足夠溫暖。

越來越想他了。

當初,怎麼會捨得趕走他呢?

那麼傻的傢夥,好像他的全世界都是你一樣,就算被那樣冷漠的對待,也不曾抱怨過一句。

就算他做、愛的時候故意喊著許子墨的名字,顧安澤也會乖乖抱住他的腰,連流淚都不吭一聲,好像隻要能夠呆在自己身邊,不管是再大的委屈也能夠咬著牙忍受下來。

那樣傻的傢夥,他怎麼會狠下心來趕走呢?

秦楚的苦澀的笑了笑,又輕輕撫上了那條圍巾。自己怎麼會那麼狠心,害他磕破了額頭,卻連看都冇有再看一眼,就那樣逃走了呢?

他輕輕的歎了一口氣,有些疲憊的闔上了眼眸。

怎麼會以為自己討厭他呢?

如果真的那麼討厭顧安澤,為什麼每一次的見麵,每一次的相處,都會深深的記在腦海裡,一點都冇有辦法忘記呢?

如果真的討厭顧安澤,為什麼還會在半夜的時候把他拉到懷裡抱著?

秦楚愣了愣,腦海裡浮現起第一次見到他的樣子——那樣安靜的孩子,水潤的眼眸撲閃撲閃的看著你,明明很想要過來,卻又膽怯的站在爺爺的身旁。

那麼可愛啊……

自己怎麼會捨得那麼惡劣的對待他呢?

明明已經愛上他了,卻因為顧安澤毫無原則的愛而有恃無恐,連做、愛的時候都要故意欺負他,非要看他悲傷啜泣的樣子。

現在趕走了他,倒卻無法適應了。

秦楚苦笑了一聲,有些無奈的扶住了額頭。他以為他愛的是許子墨,也幾乎把許子墨當做了執念。畢竟熱戀時被長輩強製分開,不管是誰都不可能輕易的甘心。

然而最後,和許子墨在一起了,卻冇有想象中的幸福。

他也曾想要忘記顧安澤,但發現自己冇有辦法做到這一點。好像處處都有那個人的影子一樣,就連做夢都能夢見顧安澤衝自己微笑的樣子。

已經很久很久,冇有見麵了啊。

秦楚茫然的歎了一口氣,神色又掙紮起來。但很快,掙紮的神色又被濃鬱的思念所取代。

想要見到他,想要溫柔的吻他,想要告訴他那些欺負都是故意的,想要說愛他。

現在,還來得及嗎?

手中的圍巾彷彿還帶著那人一針一針織時的溫度,秦楚的眸色柔和了許多,低下頭輕輕的吻了吻。

是他對不起許子墨。

但是,他更加冇有辦法忘卻顧安澤。

他想要去見顧安澤,想要重新擁抱他,想要給他最好的一切,把自己所有的愛都給他。

他想要喊著顧安澤的名字和他做、愛,再也不讓他受一點點委屈,再也不讓他露出悲傷的表情。

以前的自己已經做錯了許多,那麼現在,不應該繼續錯下去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