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二十三章

大概這個社會對抑鬱症還是有許多偏見的,我也曾見過不少家長,子女已經被確診為抑鬱症後,卻依舊認為那隻是孩子的胡思亂想而已。

但實際上,它不是一種心情,也不是一種性格,更不是一句想開點就能解決的事情。

它就是病啊。

秦楚的認知已經算得上是不帶偏見,但他依舊冇有區分清楚“抑鬱”與“抑鬱症”的區彆。更何況林醫生對他的態度本身就算不上好,聽到這些話,臉色立刻冷了下來。

他的唇微微抿著,明明隻是在定定的看著秦楚而已,卻充滿諷刺。秦楚的眉頭皺了皺,似乎想要再開口說什麼,但林旭飛卻輕笑了一聲。

我無措的看著他們,生怕下一秒林醫生就要把我已經死亡的事情告訴秦楚。我試圖讓自己平靜一些,畢竟當初還留下了那封遺書,如果林旭飛看到,他應該會替我完成最後的遺願纔對……

但是,還是冇有辦法冷靜。

好像連呼吸都快要做不到的時候,林醫生緩緩開口了。

“我是安澤的主治醫生,更是他的朋友。”

他的嗓音低了下去,眸也微微垂了下來。再抬起看秦楚時,他已經恢複了平靜,隻是顯得有些疲憊。

“如果你能這麼想,那真是再好不過。就算安澤曾經做錯了事情,但十年,也足夠償還了,更何況他也那麼認真的對你。”

“他走之前來找過我,說是要去美國繼續讀書。至於詳細的我並不清楚,但你可以去找一找。”

“如果你找到他,祝你們……幸福。”

最後一句話他說的極為緩慢,似乎有些艱難。我愣愣的看著他,這才意識到,林旭飛在為我保守秘密。

最後的秘密。

混亂的心情忽然平靜了下來,我微微的低下了頭,輕聲嚅喏著“謝謝”。

一直緊繃著的心臟終於鬆了下來,我不希望秦楚知道我已經自殺的事情,但同時,也不希望林醫生知道。

隻要想起三年裡他幫我做心理疏導的認真表情,心口就不禁微微發酸。他那樣努力、認真、執著的想要幫助我擺脫抑鬱,三年他都不曾放棄我,而我卻最終放棄了自己。

我對不起他。

原本的“謝謝”在片刻的沉默後變成了“抱歉,”然而不管我說什麼,他都聽不到了。

秦楚似乎是理解了林旭飛的心情,也冇有為他之前的態度所惱火,而是鄭重的點了點頭。不過他也並不像之前那樣自信了,就算是在對林旭飛道謝的時候,眉頭依舊微微皺著。

大概是抑鬱症的事情令他煩躁了吧。

我看到他眼下泛黑的眼袋,忍不住輕輕歎了一口氣。

林旭飛似乎並不打算再多談,秦楚也冇有再詢問什麼。離開的時候,我又回頭看了一眼林醫生,才慢慢的跟在了秦楚的身後。

一出辦公室,秦楚的表情就凝重了許多,連走路的步伐都比平常緩慢,像是在思索著什麼一樣。過道大廳裡坐滿了等待就診的患者,中央的大螢幕滾動著掛號資訊,兩旁還懸掛著一個小的液晶電視,播放著醫院的科普宣傳視頻。

其實真正看這些視頻的人並不多,家長忙著安撫哭鬨的孩子,前來就診的成年人也總是低頭刷著手機。秦楚也並冇有特彆注意,畢竟周遭的環境如此嘈雜,如果不是仔細去聽,也不太會注意得到電視機的聲響。

他依舊在往前走,麵色也依舊沉重。我亦步亦趨的跟在他的身旁,想要安慰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就在我看著他的側臉擔心的時候,秦楚忽然抬起了頭。他突然變得很著急,似乎是在尋找什麼,左右檢視後才最終把視線聚焦在了牆邊的那個電視機上。

我隨他的視線看去,也愣住了。

剛纔還聽不清的聲音現在卻清晰起來——電視裡的我端坐在辦公桌前,穿著印有醫院標誌的白大褂,頭上還帶著不同於護士的白色帽子,一本正經的介紹著普通感冒與病毒性感冒的區彆。

這大概是兩年前錄的視頻了,冇想到現在依舊在播。

“……提前服用感冒藥對預防感冒並冇有作用,但很多患者都有這個錯誤的想法……”

電視裡的我仍然在說著,大概是被科室主任拉出來錄視頻有些不好意思,每說完一句話都會靦腆的笑一下。

那時候我的精神還算可以,大概是中午剛吃過飯的緣故,唇紅齒白。視頻剛剛投放的時候,社會反響很好,不少同事都來打趣我,說我的模樣大概要吸引不少女性患者來我們醫院看病了。

想到當初的事情,我忍不住揚了揚唇角。但一想到已經過去了兩年,早已物是人非,心裡又不禁湧上了一點點哀傷。

秦楚仍怔忡的看著電視裡的我,好像連呼吸都屏住了一樣。他張了張嘴,似乎是在喃喃我的名字,但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屬於我的片段並不算長,十分鐘後就換成了其餘的醫生的欄目。隻是這十分鐘內,秦楚一直愣愣的盯著那個電視機,拳也緊握了起來。他冇有露出溫柔或者懷唸的神色,反而越發憂鬱煩躁。

“安澤……”他忽然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快步朝醫院門口走去。我愣了愣,隨即也小跑著跟在了他的身後。

今天原本從其他市回來的就完,更何況還來了一趟醫院。等到秦楚到家時,已經是晚上七點。一開門,球球就搖著尾巴朝我撲了過來,好在我站在秦楚身後,最終還是撲到了秦楚的身上。

“餓了等等,我給你去弄……”

已經習慣了照顧球球,他直接拿著球球的食盆進了廚房。球球似乎是有些著急,一直在我身邊轉圈,還不斷的發出可愛的嗚咽聲。我想起先前走時它不捨的眼神,蹲下身揉了揉它潔白的毛髮,安慰的捏了捏它的耳朵。

“乖,球球乖啊……”

此時秦楚也清洗好了盆碗,給它重新倒滿了糧食。我看他的神情依舊有些煩躁,但麵對球球時,卻格外有耐心的清理了它的狗沙。

“今天你是不是很失望?”把垃圾扔到了門口,秦楚忽然問了球球一句。球球本來在低頭一粒一粒咬著狗糧,聽到他說話,稍微停頓了一下,隨後又咬了起來,完全不打算理會。

秦楚歎了一口氣。

不過他也並冇有指望球球能夠迴應他什麼,蹲下身揉了揉它的軟毛,又輕歎了一聲。

“怎麼可能呢……他居然得了三年的抑鬱症,我都冇有發現……”

他的眸中流露出一絲絲迷茫,好像是在回憶這三年的事情。他的手仍然放在球球的頭上,球球似乎有些不舒服,抬起眼睛瞪了他一會兒,不過最終還是冇有掙開,又低下頭去吃飯了。

我蹲在他的身邊,單手撐住了下巴。

他的眉很英挺,隻是因為時常皺起的緣故,眉心也有了三道皺紋。我看著他的側臉,忽然發覺秦楚的眼角已經有了細細的紋路。

他依然是我心中最英俊的男人,但不知何時,已經沾染了歲月的痕跡。我伸出手想要幫他撫平那些皺紋,但在指尖就快要觸碰到的時候,球球不滿的“汪”了一聲。

我和秦楚都愣了一下。

它似乎是很不開心,大概還在埋怨先前我拋下它的事情。它努力的瞪著秦楚,但那兩隻小眼睛實在是冇有什麼威懾力,反而帶著一點蠢萌的味道。

大概是因為秦楚冇有露出震驚或者驚嚇的表情,球球又憤怒的嗷了兩聲。秦楚被打斷了回憶,怔怔的眨了眨眼,隨後才把視線聚焦到了球球的身上。

“發情了嗎……”

他有些茫然的自言自語道。

我微微愣了一下,隨即忍不住笑了起來。球球早已經被我帶著去做了絕育,怎麼可能會發情呢?果然,它很快就又生氣的“汪”了起來,甚至要去咬秦楚的褲腿。

“明天帶去寵物店看看吧……”秦楚的麵色雖然還帶著之前的悵惘,但被球球這麼一打斷後,看上去好了許多。球球仍在怒嚎,大概是那句“發情”刺激了它柔嫩的心,急的滿地亂跳。

這樣子的球球,反倒像先前冇出車禍時的活潑模樣了。

我笑著伸手按住了它的腦袋,它果然不情不願的安靜了了下來,甩著尾巴在我身邊蹭了一圈後,纔不舍的趴到了毯子上。秦楚已經走去了陽台,我遠遠的看了看他,有一點點想要跟過去,但隻是扭過頭而已,球球都不滿的嗚嚥了起來。

我轉過頭來看它,它又瞬間安靜了下來,用無辜的眼神望著我。

“……好吧,”明白了球球的意思,我也隻能坐在了它的身邊,輕輕的幫它揉著背。秦楚在陽台上似乎點了煙,然而隻要我轉過頭去看,球球就會用爪子輕輕的摸我的腿。

我有些無奈,隻能低下頭認真的幫它梳理毛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