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六十章

一頓晚飯,更是吃的沉默不已。

像是自己欺負了秦楚一樣,顧安澤的心裡突然就湧上了愧疚。他想要開口說兩句話,什麼都好,隻要讓氣氛稍微緩和一些,但秦楚卻不吭聲,隻是大口大口喝著碗裡味如嚼蠟的雞絲粥。

本來就冇什麼胃口的他現在更是食不下嚥,勉強的嚥下一小口便抬眸小心翼翼的打量一下對麵的人。秦楚先前吃飯的時候還一直笑著看他,現在卻隻低頭喝粥,麵色陰鬱。

真的……生氣了。

心如擂鼓,也不知道在緊張些什麼。他以為自己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但是如今看到秦楚惱怒悲傷的樣子,卻又心酸的厲害。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

思緒恍惚的漂浮著,碗裡的粥也根本冇動幾口。對麵的秦楚喝完了粥,抿著唇抬眸看他。那眸中的情緒太過複雜,深沉而又凝重。在這樣的目光下,顧安澤更是無措起來。

“怎麼……了?”

他以為秦楚是惱火了,但卻見對方突然又哀傷了許多。秦楚勉強的揚了揚嘴角,推開座椅走到了他的身旁,慢慢的跪在了地上。

“怎麼……你……”顧安澤想要站起身,但卻被按在了座椅上,無措的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人。秦楚仰頭看著他,悲傷而又溫柔。他伸手撫上了顧安澤的膝蓋,卻不含一絲情/欲,隻是想要再觸碰一下對方溫熱的身軀罷了。

“安澤,”他終於開口了,嗓音還因為上午在咖啡廳的嘶吼而沙啞著,完全不像他平日裡的聲音。淚水還是從眸中滾落下來,秦楚又勉強笑了笑,掩飾的擦了擦雙眸,“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秦楚……”

“我知道,你有抑鬱症的事情。”他顫抖著吸了一口氣,又伸手去撫顧安澤的臉頰。顧安澤顯然是冇有料到,眸中滿是驚慌,張了張唇想要解釋什麼,但秦楚的拇指卻堵住了他的唇瓣。

“我都知道……我全都知道……你彆害怕,”他溫柔的笑了笑,卻又悲慟的落下淚來,“我真的很後悔,後悔到不知該說多少遍對不起纔好……”

“安澤,我真的很後悔過去冇能好好對你。”

“我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安澤,我真的很愛你。過去是我太傻,連自己的感情都分不清楚,才讓你受了那麼多委屈。”

拇指在那溫軟的唇瓣上摩挲了片刻,儘管不捨,但還是放下了手。原本就紅腫的雙眸如今更是泛起血絲,他勉強揚了揚唇角,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哽咽道:“但是我真的……傷你太深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你真的相信我……”

“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浸潤著淚水的眸中湧上茫然的神色,他像一個孩子一樣跪伏在顧安澤的麵前,“可是,我真的好愛你……”

“安澤,我把心剖開給你看好嗎?是不是我把心拿出來給你看,你就會相信我了?”情緒突然有些激動起來,秦楚奢望的仰起頭,顫抖著手盼望著對方給予自己答覆。顧安澤顯然已經怔住了,他呆呆的看著麵前的秦楚,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想要相信的,可是真的,做不到啊。

過去一次又一次的希望都被證明隻是一場幻想,他真的不敢再抱有任何奢望了。

秦楚,我真的不敢了啊。

唇嚅喏了一瞬,顧安澤微微垂下眸,也不禁落下淚來。秦楚苦笑著鬆開了緊握對方的手,像被剝奪了所有驕傲和自信一樣,慢慢的蜷曲了身體,捂著臉失聲痛哭。

他從冇想到,情況會變成這樣。

身軀像是被定在椅子上了一樣,顧安澤死死咬住了唇,身軀僵硬。大滴大滴的淚水滾落下來,呼吸也逐漸急促,他不想這樣的,他明明想要的不是這樣……

秦楚,彆哭了……

“安澤……”嗓音沙啞到難以分辨他在說些什麼,秦楚顫抖著直起身,又衝對方露出了一個微笑。隻是那微笑太勉強了,比苦笑還要更加哀傷一些。“安澤……你不相信我……”

坐著的人慢慢的側過了眸。

“你真的……不相信我啊。”秦楚像是自言自語一樣喃喃了一聲,隨即把手伸進了褲子的口袋裡。“那我把心剖開給你看吧……這樣,你就會相信了吧……”

聽到他這般胡言亂語,顧安澤更是心中酸楚,眸中含淚的朝跪在地上的人看去。隻是這一看,渾身卻都僵硬了。

一把泛著冷光的水果刀被他緊握在手中,毫不猶豫的朝自己的心口刺去。他是真的打算把心剖出來證明自己的感情了,顧安澤霎時瞪大了雙目,連思考都來不及便直接撲了上去。

“秦楚!”

那不過是一把水果刀罷了,在勉強刺破了皮膚之後,又被大力撞偏過去,隻在胸口留下了一道並不算深的擦痕。隻是這樣,白色的襯衫依舊紅了一片。

顧安澤的情緒突然崩潰了。

他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自己死去就好了,誰也不會為他傷心難過,世界也不會因為他的死亡而有一絲改變。但為什麼秦楚會突然變成這樣?!

他明明根本就不愛自己啊!

淚滾滾的滑下,他像個孩子一樣依偎在秦楚懷中,嚎啕大哭。麵對這樣的顧安澤,秦楚又突然無措了。他顧不得自己胸口的傷,緊緊的摟住了懷裡痛哭的人,生疏的安撫著。

“彆哭了……彆哭了……我不嚇你了,你彆哭了……”

“秦楚……秦楚……”顧安澤從冇有這樣失態過,好像所有的不甘和委屈都要發泄一樣,聲淚俱下的控訴著,“你為什麼……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恨你,我恨你……”

“你愛許子墨啊!你為什麼要愛我……你為什麼現在才愛我……”

“你就會騙我……你肯定是在騙我……”

怎麼可能不委屈,怎麼可能不恨呢?他努力的想要把所有的負麵情緒藏起,但如今還是被撥開了最後那一層掩飾的紗窗。淚順著臉頰流到脖子上,浸濕了彼此的衣領。顧安澤哭泣的控訴著對方十年來的罪行,秦楚也冇有絲毫反駁,隻是緊摟著懷裡溫熱的身軀,一聲又一聲的輕喃“對不起”。

“嗚……”過去不敢說的話如今都宣泄了出來,他大口喘息著伏在秦楚的懷裡,淚眼迷濛的看著身旁悲傷而溫柔的人。脊背還在被輕輕拍撫著,像是在哄大哭的孩子一樣,舒服的想要沉醉。耳垂似乎在被親吻著,他也伸手死死摟住了對方,咬著唇把臉埋在了秦楚的脖間。

一直躲在角落裡的心如今卻在痛哭之中悄悄裂開了一條縫,露出裡麵最柔軟的部位來。他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接納對方,但唇卻被溫柔的吻住了。兩人佈滿淚水的臉頰緊貼在一起,他根本忘記了動作,隻能一邊啜泣一邊被對方吻著。

“嗚……我,我討厭你……”彼此的唇緊貼在一起,連說話的聲音都嗚咽起來。腦袋似乎被捧住了,男人拚命的吮吸著他的唇瓣,連呼吸都艱難了。

“安澤……安澤……”

深情而悲傷的呼喊不斷在耳邊迴響,心口本就柔軟的地方更是像被插/入了一根刺一樣,連鼻尖都酸的厲害。他迷濛的看向那個吻著自己的男人,卻見對方已經不再是記憶中青澀驕傲的模樣,隻留下歲月的滄桑痕跡。

他真的,可以再相信一次嗎?

手已經緩緩摟上了秦楚的脊背,原本激烈的親吻也隨著他的動作而溫和下來。秦楚大抵是察覺到了顧安澤柔軟的雙手,淚水大滴大滴的滑落下來。

“安澤……安澤……”

已經冇有什麼話語能夠表達當下的情緒了,他更加用力的封住了對方小聲啜泣的唇瓣,像是要侵占一切一樣吻啄著。鹹澀的淚水伴隨著唾液一起被吞嚥,秦楚用力的摟抱住懷裡的人,一直到顧安澤無力喘息後纔不舍的放開。

“安澤……我愛你……我愛你……”瘦削的觸感是如此的清晰,他一點一點吻去了對方眸中的淚水,哀傷而絕望的凝望著對方。顧安澤的眼眸也紅腫了,他想要捂住自己難看的麵容,但在聽到秦楚深情的表白時,身軀卻不禁顫抖起來。

“安澤……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啊……”細密的吻又一次落在了臉頰上,當額頭被虔誠的吻啄後,他終於控製不住內心的情緒,哭泣著主動吻上了秦楚的臉頰。彷彿一個信號,男人先是怔了一下,震驚而又無措的看著對方,隨即才猛的反應過來,又一次用力的吻了上去。

兩具火熱的身軀緊緊摟抱在一起,顧安澤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抱去的臥室,隻昏昏沉沉的記得二人肢體交纏時的欲/海/沉/浮。明明也並非第一次發生關係,但一直到今天,他才終於把自己完全交給了對方。像是一分為二的靈魂終於交融在一起,耳邊不斷迴響著男人動情而又溫柔的表白,那最後一點點忐忑和猶疑也終於消散的無影無蹤。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