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縷劍光和劍陣相比,完全是小巫見大巫渺小的幾乎可以忽略!

但,兩者相觸,那小劍光卻是瞬間就將劍陣的威力直接破解,擊成了星光碎片!

“什麼!?”

禦劍門眾人大吃一驚。

溫長老更是臉色一變,看向來者:“什麼人?”

林風,終於登場。

“少爺!”

“林……”

二女大喜。

隻是納蘭紅豆本能地想叫出林風名字,但一向,他既然改頭換麵了,肯定是不希望被人認出。

“你是何方神聖?”

溫長老警惕地看著林風。

心裡,陡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而李恩,還在捂著腿嗷嗷慘叫。

“我是誰?”

林風嗬嗬一笑。

隨即一拍臉。

頓時,他的真容,就顯露了出來。

他知道,剛纔自己釋放神識的時候,已經被黑龍等人看到了,而前往寶物處,必定會有一場大戰。

一旦打起來,對方早晚會認出自己。

既如此,也懶得隱瞞了!

“是……是你!!!”

溫長老瞪大了眼睛,驚撥出聲。

這些弟子,也是大吃一驚,紛紛認出了林風。

就連李恩也是短暫地忘記了傷痛,驚愕地看著這個曾經暴揍了自己一頓,並且還大搖大擺離開的傢夥!

他們怎麼會忘記林風呢?

明明隻是一個築基期修為的修士。

卻能在禦劍門獅子大開口,然後還安然無恙得離開。

當然,這多虧了這小子之前救過禦劍門的人。

不過他們也很清楚,其實禦劍門,纔是占了大便宜,那黑蟒之舌,本來就應該屬於那小子的。

後來,因為湊不到其他鑄劍的材料,所以黑蟒之舌,纔拿出來拍賣。

“原來如此!混賬東西,老夫就說為什麼你敢得罪我們禦劍門,用假的丹藥,來換取這黑蟒之舌!”

“搞了半天,這都是你的陰謀,都是你的報複對吧?”

溫長老火冒三丈,咬牙切齒地說道。

其他禦劍門弟子,也是恍然大悟,紛紛對林風怒目相向。

“有問題嗎?”

林風冷聲道,“當年,你們恩將仇報,明明是我殺的黑蟒,救了你們的人,你們卻故意不歸還我黑蟒之舌……反而,還聯合起來威脅我。”

“這個仇,我一直記得很清楚,這一次用假的延壽丹拿回黑蟒之舌,也隻是拿回我應有的東西。”

聽到這話,禦劍門的人不但冇有醒悟,反而更加憤怒。

“你當時不過一個區區築基期修士,憑什麼要這黑蟒之舌?”

“是啊,給了你這麼多好處,你還不滿足?”

“靈虛葫蘆都被他拿了,此人是真貪心啊!”

禦劍門的弟子紛紛怒斥道。

林風笑道:“我得的,都是應得之物,有什麼貪心的?”

“若是你們當初把黑蟒之舌給我,我未必會要那靈虛葫蘆……不過現在看來,靈虛葫蘆的價值,遠遠不是黑蟒之舌可以比的。”

溫長老眯起眼睛,盯著林風道:“所以,靈虛葫蘆你現在是帶在身上了?”

“對。”

林風點頭。

“哈哈哈哈,你可真是愚蠢啊,居然敢把這個訊息告訴我!”

溫長老大笑,“既然這樣,你這條命,和靈虛葫蘆,還有被你騙走的黑蟒之舌,就一併留下吧。”

聽到這話,林風不怒反笑道:“本來我還說,雖然當時你們不義,但終歸是給了我靈虛葫蘆和一些寶貝,這次拿到了黑蟒之舌,也給了你們教訓,就饒你們一命……看來,你們終歸想要自尋死路!”

“你狂什麼?你,必須死,還有你的兩個女人,等你死後,她們都會成為我的玩物!”

李恩惡毒地罵道。

“找死!”

林風臉色一沉。

一巴掌打過去!

啪!

一道血霧翻騰!

李恩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居然就被這一巴掌打得整個腦袋,直接爆裂開來!

“啊!!!”

這一幕,嚇壞了禦劍門眾人!

而溫長老,更是目瞪口呆。

他看著李恩的屍體,不敢相信,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死了……

“殺,殺了他!!”

憤怒的溫長老,怒聲吼道。

於是,所有的禦劍門弟子,都重新佈置起劍陣,欲對林風發動攻擊。

咻!

林風動了!

他化作急速的幻影,一個呼吸的時間,就穿梭進了劍陣之中,以摧枯拉朽之勢瞬間擊潰劍陣,同時手臂一揮,氣勁四溢,將還在發呆的禦劍門弟子們,儘數滅殺……

地上,一地的屍體。

溫長老傻眼了。

這……是什麼恐怖的身手?

“換做之前,我興許還會饒他們一命,但一想到可兒,他們也確實該死。”

林風冷冷道。

溫長老身體一陣發抖,已看出對方的修為,絕對遠在自己之上。

就比如這劍陣,他肯定是抵抗不住的,可對方一個熟悉就……

逃!

念頭起!

溫長老直接化作盾光就要逃走!

但林風早料到他會如此,冷笑一聲,屈指一彈。

氣勁,直接洞穿了溫長老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