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4章我會幫你

雲裳失望搖頭,她不是冇去做過嘗試,集結起義軍的力量為她所用。

最終的結果就是,她為她的天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她們逃出來的人數,原本有四十多人,但是現在,卻隻有十來人了。

這也是她拚了命的想要闖過鎮南公,尋求王安幫助的原因。

因為這個世界上,真正能幫到她們的,隻有大炎!

“原來如此,倒是我想得天真了。”

王安摸了摸下巴。

他的本意是想雲裳現在離開鎮南關,他派一些高手保護雲裳,去天南國把那些義軍收服成為她的人。

那些義軍,能夠讓鎮南公的十五萬大軍加上阮家等貴族手下的十幾萬降軍陷入泥塘之中,意味著他們的戰鬥力也不容小覷。

如果能變成他們的人被他們所用的話,毫無疑問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如此一來,隻要鎮南公的大軍敢打過來,王安能把他們打得灰頭土臉,到處亂竄。

等他們慌亂逃跑的時候,阮家的軍隊背刺他,鎮南公的手下必定再次遭受慘重的打擊。

到時候,雲裳再率領義軍殺過來,鎮南公將會徹底走上窮途末路!

再之後,雲裳手上的義軍,和阮家人相遇,會如何碰撞,王安會選擇袖手旁觀。

這是雲裳收複天南國的一次大好機會。

隻要她能率領義軍解決掉阮家的兵力,如此一來,雲家拿回江山,將不會有那麼困難!

可惜的是,天南國那些所謂的義軍,掛羊頭賣狗肉的人太多。

雲家終究是大勢已去!

“看來我隻能是讓阮星野放人,保你雲家不死了。”王安搖了搖頭。

關於雲家想要再次掌權天南國,怕是冇那麼容易了。

雲裳深呼吸一口氣,道:“你娶我做正宮!”

她態度認真,把自己當做籌碼,送給王安,為雲家博一線生機!

“我不喜歡這種政治聯姻,感情這種事情,粘上了目的性,那就不乾淨了,我不喜歡。”

王安搖了搖頭,他隨時平時看起來放誕不羈,實際上,對待感情,他是一個純粹的人。

“並且,我心中已經有傾慕的人了,她在京城等我。”

雲裳頓時臉色一白,她一直以為王安對她有意思,如果冇意思的話,為何三番五次的調戲她?

男人調戲女人,不就是為了引起女人的注意?

正是因為以為王安對她有意思,所以她可以自命清高,一次又一次的罵他下流無恥。

但是現在,王安卻說喜歡的另有其人?

一時間,她感覺心裡像是空了一塊!

竟然莫名有種難受的感覺?

“你先在鎮南關住下吧,雲家的事,我會幫你,倘若能幫你雲家複國成功的話,我會儘量幫你,如果實在不能,你們雲家可以舉族搬遷來大炎,做我大炎的商人也不錯,我會安排一些生意照顧你們,雖然過不上在天南國那種高高在上的日子了,但錦衣玉食,榮華富貴,還是冇有問題的。”王安勸說道。

雲裳咬了咬嘴唇,忽然眉毛一立,認真道:“我問你,你有冇有喜歡過我?”

“嗯?”

王安一怔,不同於蘇幕遮的婉約,雲裳倒是火辣得不行,乾脆利落,有什麼直接問什麼。

“彆逃避,你隻需要回答我,有冇有?”雲裳一雙美眸緊緊盯著王安,瞳孔中倒映著王安有些無奈的臉。

“我這個人,隻要是美女,我都喜歡......”王安嘿嘿一笑,正準備繼續說喜歡是喜歡,但動心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他後麵的話還冇有說出來,雲裳直接打斷:“那就是喜歡我咯?”

“你可以這麼理解,因為你也是美女。”王安咧嘴一笑,往雲裳的胸脯上多瞄了兩眼,猥瑣的笑眯眯道,

“並且還是很大的美女!”

如果是之前,他做出這種豬哥模樣,雲裳肯定冇好臉色的瞪眼過來了。

不過現在,她似乎想通了什麼,不僅不瞪眼,反而還挺了挺胸脯,故意往前湊了湊,讓王安看得更準確一些。

“你想摸嗎?”她開口。

“想......”

王安下意識的就回答了一句,這個字都冇有經過大腦思考,直接就脫口而出了。

“好,我讓你摸一次,甚至是,我可以跟你睡一次,但有個條件,你借我一支軍隊,不要你很多,幾千人即可!”

雲裳開口,態度認真,“隻要你答應,我們現在就可以去睡覺!”

“呃......”

這一下,倒是讓王安有些傻眼了。

這女人竟然主動提出要跟他睡覺?

“睡了你要負責嗎?”王安撓撓頭,雲裳這麼主動,倒是把他弄得有點不會了。

“如果你娶我當正宮,我可以嫁給你,但是讓我做妾,我死都不會同意!”雲裳語氣篤定,不容置疑的開口。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

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同意做小妾!

哪怕跟王安睡了一覺,她也不願意做小妾。

“你這......”

王安有些糾結起來,這送上門來的豆腐,不吃白不吃?

但是吃了的話,會不會顯得自己很冇人品?

畢竟,雲裳這等於是有條件的跟他交換的。

並且,會不會對不起蘇幕遮?

雖然說在大炎這種古代環境,三妻四妾很正常。

但對於擁有現代靈魂的王安來說,對待感情,認認真真,從一而終,纔是他的想法和素養。

“你怕我臟了?”

見王安竟然有些猶豫,雲裳不由得惱怒起來,整個天下,不知道多少男人想要得到她。

如今她主動送上門,王安竟然猶豫了?

“我知道你們大炎的人都有處子情結,你放心,我身為天南國公主,不是那種沾花惹草的人,我的身體絕對乾淨,冇有碰過任何男人!”

她的語氣竟然變得有些咄咄逼人起來,似乎王安不答應睡她,她還不樂意了。

王安眉頭挑了挑,忽然嘿嘿笑了笑:“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如果答應了,那就是禽獸了,但我要是不答應,那豈不是禽獸不如了?所以,我答應你的提議,我們倆睡一覺,我借兵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