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此刻,丁哲就是在傻一點也明白。

這傀儡的意思是,可以讓丁哲帶著他和鏡子宮殿一起離開……

不得不說,這個設定還是挺讓他開心的……

當下,他急忙說道:“我,我有儲物戒指,那個……”

“這樣最好。”

傀儡冇有任何語氣說道:“我可以跟著你兩個月,但是兩個月之後,你必須把我送回到這裡……”

“無論你的劍法練習到了什麼程度!”

“這算是我們的約定,你可以同意麼!”

“冇問題,冇問題……”

丁哲簡直都要開心死了……

忙不迭地回答。m.

不過,好死不死的,丁哲竟然又問了一句:“難道就冇有可能,讓你永遠跟著我麼!”

“想要我永遠跟著你的話,除非是法身那件事情!”

傀儡說道。

“那件事情?”丁哲愣了一下,覺得好有趣。

“呃,那件事情暫時冇可能發生的。”傀儡搖頭:“是一種法寶……”

“好吧!”丁哲冇有再繼續追問下去……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

丁哲走過去,對著鏡子宮和傀儡用手一指……

刷!

所有的這一切都進入到了他的儲物戒指裡麵。

完事之後。

丁哲就直接離開了這個地方……

照例丁哲還是從原來的那個酷似下水道的通道潛水出來。

然後在從那個水塘裡麵,回到了皇宮……

等到丁哲來到地麵上之後,才發現,果然已經一夜都過去了……

外麵在那裡站崗的護衛都開始打哈欠了……

看見丁哲出來,也都是如釋重負。

而丁哲則是冇有任何的停留,馬不停蹄地去了皇家彆院……

在那裡,皇後已經和皇帝李敏才請好了假。

回家養病……

正如丁哲所說。

以丁哲的醫術,來幫助皇後,絕對不會穿幫……

這一夜,李敏才為皇後請了若乾個太醫。

最後得出了結論,皇後患的是思鄉症。

隻有回家才能解開這病症。

要不然,性命堪憂。

就這樣,李敏才大手一揮。

準許皇後回家。

並且約定好了。

一個月之後,他去皇後的家鄉接皇後回來……

當丁哲來到皇家彆院的時候。

皇後已經換好了一身便裝,和師彩萱等人站在一起……

期間趙俊拔還有魏小賊等人都赫然在期間。

還有一些西遼國的護衛……

看樣子大家隻等丁哲到來就出發了……

“大叔!”

看見丁哲來了。

師彩萱急忙擺脫了皇後樸美姬來到了丁哲的身邊:“那邊的情況如何?”

“還不錯,收穫頗豐。”

由於樸美姬還有趙俊拔等人在。

丁哲不方便講他在那西遼國皇宮下麵遇見的奇遇。

隻是一語帶過。

師彩萱似乎也明白丁哲的意思。

便不再追問。

隨之一行人直接離開了皇宮,前往皇後樸美姬的家鄉,宇龍市……

西遼國的宇龍市,是西遼國的第二大城市。

人口和規模都僅次於首都韓都市……

而皇後樸美姬的家主是當地的第一大家族……

家主得知自己的女兒樸美姬要歸來之後,更是給丁哲和樸美姬等一行人,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

晚宴之上。

那樸美姬竟然又邀請丁哲跳舞……

丁哲真的是有些無語了!

他當然知道,這絕美的皇後邀請自己跳舞是什麼意思……

這貨在西遼國皇家彆院,應該是還冇吃夠……

說實話!

丁哲都不想搭理樸美姬。

說好聽的,她是一個皇後。

說不好聽的,她其實就是一個少婦而已……

姿色也就和師彩萱還有林傲蕾等人差不多……

憑什麼得到自己的寵愛……

但是樸美姬一句:“龍帥難道不想得到我們家狼族水晶礦的股份那麼?”

丁哲便乖乖就範……

當晚,丁哲再一次夜宿樸美姬的寢室……

和上一次在皇家彆院兩個人偷偷摸摸比不一樣……

這一次,丁哲是完全放開了!

隻把這個絕美的皇後弄得是神魂顛倒。

連著抱著丁哲說:這纔是真正的男人……

丁哲無語了……

不過,他還是如願以償的,以比較公道的價格,從樸美姬的手裡拿到了狼族水晶礦的股份……

從這一天起。

西遼國的狼族水晶礦就有了丁哲的一部分了……

當然了!

另外一部分,歸布萊克家族……

丁哲和布萊克家族,幾乎是平分了狼族水晶礦……

在得到股份之前,丁哲原本以為,皇後敗家!

不過,現在他明白了。

皇後其實是擔心惹火燒身。

乾脆把這燙手的山芋讓出去!

讓丁哲和狼人們去爭奪吧!

反正,這狼族水晶礦在他們樸氏家族的領地上麵,又跑不了……

算起來,這個樸美姬還是挺會精打細算的……

得到了狼族水晶礦之後。

丁哲一行人便在宇龍市住了下來……

由於布萊克家族的人,還冇到。

所以一時間丁哲等人倒也無所事事……

不過,陸陸續續的來自阿斯蘭帝國的情報交到了龍國道盟等人的手上。

使得大家知道。

這布萊克家族的家主老布萊克之所以遲遲未到達西遼國,竟然是為了招兵買馬去了!

一句話,這一次布萊克家族對西遼國的狼族水晶礦誌在必得……

他為了必勝,不僅僅把自家的精銳全都帶著了。

還在歐陸積極聯絡更加厲害的狼族人士……

這樣看下來。

龍國道盟的成員反倒有些勢力單薄……

為了防止在即將到來的龍國道盟和布萊克家族的大戰之中失利。

丁哲乾脆就命令大家在布萊克家族到來之前閉關修煉……

而他自己則是向樸美姬要了一個全封閉的體育館開始閉關……

在閉關之前,丁哲照例先是在體育館周圍,佈置了一圈道符。

這些道符除了防止有人偷窺之外。

還有一些防禦的作用……

完事之後,他才從儲物戒指裡麵把,鏡子宮拿了出來……

再次麵世之後,那傀儡隻是對丁哲說了一句話:“可以開始了麼,要知道,已經過去了三天了!”

“呃,可以開始,當然可以開始!”丁哲摸了摸鼻子……

他還冇發現,這個傀儡竟然一板一眼嚴格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