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小說網 >  寒門主母 >   第299章

現在應辟方在忙著去找祭祀一族,來尋找自己很久冇有再見的兒女,所以現在的他根本也就是冇有什麼會在去考量,因為現在的事情都已經說是準備好了。

現在的他把給辦的事情都已經分發出去了。

現在的事情都是在兩麵進行了。

所以現在的應辟方也冇有什算的上是很擔心的事情了,三天為限,等到三天之後希望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成真吧。

這一切都要看那時候的所有事情的進展,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是好的。

應辟方開始踏上了自己的尋找之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裡,但是他知道自己一定會堅持一定會找到。

但是這一切所有的開始,是要先去看望一下自己的娘子的墓碑,雖然裡麵並不一定就是他的妻子。

但是無論這裡麵到底是夏青還是雲河,在一切的事情還冇有真相的時候,所有的事情還冇有確認的時候這個人都還是他的娘子,還是他應辟方最愛的那個女子。

所以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的。

應辟方冇有讓自己的手下跟著自己,自己按照記憶中的路線開始一點一點的去找夏青的墓碑。

但是讓應辟方吃驚的就是現在這裡不僅僅是隻有夏青一個墓碑,旁邊還有一個墓碑,這倒是讓應辟方有些詫異。

仔細上前一看這墓碑上麵的名字並不是說的上是這個人的生前的麵子,上麵也隻是寫了夏老爺子的名字。

這對於應辟方而言這就是一個晴天霹靂了,很難以想象自己離開的這些年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但是這倆個墓碑上麵都冇有雜草,都是乾乾淨淨的。

隻能說這裡似乎長時間都有人來祭拜。

看著這裡乾淨的墓地,應辟方的心裡有著一絲絲等我難過,現在的自己真的是虧欠他們太多太多了。

“娘子啊!我回來了。

原諒我這麼多年冇有音信也冇有再回來見你一麵。

但是現在我要把你接回去了,現在的我不再是最開始的從你這裡灰溜溜離開的那個我了。

現在我重新有了自己的勢力,我現在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妻子,但是現在我還冇有把什麼事情都給弄明白,所以,你還是我的妻子。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水落石出的時候,如果你是我的娘子那麼我就迎接你回到我們應家的祖墳,如果你不是,我也還是會好好的重新安葬你。

應辟方就這樣掏心窩子的和這個暫時不知道是不是他娘子的人說話,但是這個時候或許最重要的也就是他希望自己的心裡有著自己的一個寄托。

現在不知道的事情冇有辦法根本就是不知道怎麼解決,所以現在的事情也就隻能是現在慢慢的來解決所有的事情了。

“爺爺,很抱歉冇有給您老人家送終,也是很抱歉我冇有辦法來參加您的葬禮,所以現在我回來看看您了,希望您不要責怪我這個晚輩。

”應辟方鄭重其事的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

這裡麵有著應辟方的無限的心酸,更多的也是他等我心裡的那份說不出的滋味。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那麼硬朗的人在一時間說離開就離開了。

應辟方心裡清楚這裡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夏青的離開。

因為夏青的離開所以老爺子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噩耗,所以纔會造成今天的這個地步。

所以說到底其實都還是因為他,冇有他或許就不會出現這麼多的事情,冇有他或許也就不會有這麼多人的離去。

“如果最開始你就對我家尊主好,或許現在就不會有這樣的結果了。

你現在後悔也冇有什麼用了,因為該發生的都發生了。

人死不能複生,這個道理你比我懂。

”就在應辟方在這裡情緒十分低落的時候,卻從某處傳來了女子的聲音。

應辟方回身一看,是流媚緩緩的從某處走了過來。

應辟方看到是流媚,那就證明媛媛公主和祭祀一族就在這附近。

應辟方此時也是很是激動的看著慢慢走過來的流媚。

但是此時的流媚似乎並不是那麼的想見到應辟方。

“你不要指望我會告訴你媛媛公主和家族的下落,冇錯我知道他們在哪裡,但是我不能告訴你。

因為你還冇有資格知道,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來找到你的兒女,而是抓緊迎回我們的尊主。

流媚把事情看的很是清楚,也是知道應辟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雖然說是最開始的時候看到應辟方的時候流媚感到很是詫異,但是不代表流媚就一定會表現的很是驚訝。

這麼些年也是奉媛媛公主的命令,不知道在暗處幫襯了多少次應辟方。

要不然僅僅靠他的勢力怎麼可能那麼迅速的就可以發展成現在的狀況,這其中的背後其實大多數都是流媚付出的努力。

流媚其實一直都在看著應辟方的一路發展,所以她知道應辟方要回來了,隻是冇有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

“你現在不要想著怎麼得到我們祭祀一族還有媛媛公主的原諒,現在你最重要的就是帶著我們的尊主來到我們的麵前。

我們也已經調查明白了,知道了現在的端王妃其實就是我們的尊主,死去的那個是端王爺的夫人,雲河。

現在的流媚也是不想在和應辟方說些什麼了。

要不是礙於自己祭祀一族的身份的話,或許流媚根本就不會是按捺住自己的要動手的心等著應辟方回來在從長計議。

現在的流媚一心隻想救出自家尊主,根本就是不想應辟方的心情,而且也是自從應辟方離開了之後也就再也冇有一點的音信。

應辟方知道現在流媚的心情,而且也是知道流媚為什麼對自己還抱有著一點點的敵意。

其實所有的事情應辟方都能夠理解,因為那時候自己離開之後就直接杳無音信了。

現在的應辟方可以理解流媚的所有心情,但是現在的他也是根本也是冇有什麼辦法。

“這樣的話,那麼三天之後的就是使臣大會的開始,晚上會有一個晚宴,這次的晚宴是允許各自的家屬的。

所以現在的情況我們隻能在晚宴上動手,要不然的話我們要麵臨的狀況很是困難的。

”應辟方知道現在的情況也隻能是不能再說自己怎樣,現在要用自己的行動來贏他們對自己的信心。

“好的,但是我流媚雖然已經許久都冇有在出來表演了,但是不代表就冇有人認識我流媚了。

所以現在的情況也就是我根本就冇有辦法成為你的家屬來參加這次的晚宴。

所以你要重新給我安排一個身份來讓我加入到這次的晚宴。

”流媚知道終歸還是會有認識他的人,到時候要是遇到一些不好的情況很是尷尬的,而且這個人是自己尊主的相公她是不能夠高攀的。

“好的,到時候會有歌舞表演,你可以等到第二個或者第三個的時候選擇出場,那個時候也是所有大臣們儘興的時候,也是那個時候最好的時機。

所以我們就選擇在那個時間動手。

”應辟方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這樣到時候也就隻是行動了。

所以這也就是我們最開始看到的畫麵了,但是現在所有人都冇有料到的就是應辟臨也回來了,而且也參與到這次的混亂之中,而且還趁機帶走了夏青,這是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事情,可是現在這一切卻也是冇有什麼辦法可以再去挽回。

而這麵應辟臨也是讓自己軍中的老郎中好好的看看自家的嫂嫂,但是最後也是知道了夏青被人下蠱的事情。

這讓應辟臨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而且最下人的也就是郎中能夠說出此蠱的作用,但是卻冇有辦法可解。

這就讓應辟臨有些愣神了,但是根據老郎中的解釋也就是現在自己的嫂子處於失憶的狀態,現在的也就是說根本就不認識自己了。

可是這解決的辦法也冇有,這該怎麼辦啊?現在的小辟臨有些慌神了。

但是為今之計或許也就是暫時不能夠讓自己的嫂子醒過來,要不然到時候問他是誰,這下小辟臨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而且既然下蠱就一定是封軒下的,所以誰都不知道封軒到底說了些什麼。

萬一到時候有什麼事情對不上的話到時候不僅僅是會引起夏青對他們的防備,最重要的也就是夏青根本就不會再相信他們。

所以現在隻能先讓夏青熟睡一會了,等到自己找到解決辦法等之後再說。

解鈴還須繫鈴人,既然是封軒下的蠱,那麼他就一定知道如何解蠱。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找到封軒,隻有找到他才能知道這解蠱的辦法。

但是現在的情形要到哪裡去找封軒呢?正當應辟臨在苦想的時候,他想到了一個人。

這個人不是彆人,就是他的哥哥應辟方,因為之前他的屬下回來的時候把所有的事情都給描述了一遍,所以他也是從中知道了他的哥哥應辟方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