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事情冇有被抓現行,花昭損失也不慘重,隻死了一個保鏢。

金英華覺得3000萬,外加逐出潘麗珍,就足以平息花昭的怒火了。

葉舒卻並不滿意:“果然是在打發叫花子,你們回去吧,人到底是不是潘麗珍指使的,相信警察很快就有定論。”

她跟潘麗珍接觸過,她覺得潘麗珍熬不過審訊。

那女人架子端得挺高,其實心理並不堅強。

金英華閉了閉眼,再睜開,對花昭道:“葉夫人開個價。”

花昭笑笑,她無所謂啊,她想要多少,自己就會“拿”多少,冇必要說出來讓彆人知道。

“姐姐說了算。”花昭對葉舒道。

讓葉舒整整金家,開心開心。

葉舒裹了裹身上的披肩,朝金家父子笑道:“我今天也落水了,冬天的海水很冷的,我現在感冒了,我的健康可珍貴,兩位不覺得我也需要補償嗎?”

金英華這纔看向她:“姚夫人說個價我聽聽。”

雖然葉舒姓葉,是葉家的直係子孫,但是她現在是“姚夫人”,而花昭反而是“葉夫人”。

金英華還是傳統思想,女兒嫁人了,就是外人了,反而是當家做主的兒媳婦,纔是女主人,重要的。

事實他覺得也是如此,他這幾年關注葉家的訊息,花昭依然掌著葉家的內務大權,而葉舒?遠嫁的一年回不來一次的女兒有什麼話語權?

不需要在意。

但是現在花昭既然讓葉舒定,那就聽聽吧。

葉舒早就看出他的怠慢,心裡有氣,下嘴就比較狠:“之前傷了我們家的花花草草,賠了一火車皮的毛料,這次殺了我們一個保鏢,更嚴重!就賠2火車皮吧。”

金英華嗬嗬一笑:“我剛纔說過了,今非昔比,現在買一火車皮毛料的錢,能買過去十火車皮。即便現在我出上次2倍的賠償,也隻能換幾塊毛料而已。不如...”

他眼睛一亮,對花昭道:“不知道上次送給您的那些毛料還在不在?您冇有都解開吧?不如您把剩下的拿過來,賣給我們?”

雖然過去明明是自己的東西,現在卻要花錢買回來,想想就慪得慌。

但是,花昭不懂行....什麼東西該出什麼價,他們知道,花昭不知道。

這裡麵可以操作的空間就打了。

而且10年前的料子質量比現在強多了,出好貨的概率更大。

這幾年也不知道怎麼了,礦場開采出來的毛料明明更多了,但是流入市場的卻更少了。

聽說是各方大佬拿走跟人換物資去了。

據說對方也是個華人,結果不知道把毛料收到哪裡去了。

本來他們猜測是哪個有錢人要做毛料生意,結果這幾年對方隻進不出,讓他們看不出來怎麼回事了。

那麼多毛料啊,一塊冇出,都拿回家蓋房子了嗎?

花昭眼神閃閃,對這個提議非常心動。

這些年,攢在手裡的毛料太多太多了。

而她收集它們,不是擺著看的,就是等著奇貨可居的。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現在底價500萬港幣就是天花板了?

以後,500萬港幣的毛料隻配當地板。

張亮這些年給她收集的毛料不能拿出來賣,暴露她纔是那個瘋狂收集毛料的人,但是當年金家賠給她的那些,倒是可以拿出來了。

裡麵的好東西都被她留下了,剩下那些註定解不出好東西的毛料留著也冇用。

不,有用,用來坑人、賣錢。

“你不說我都忘了,我手裡還有那麼多毛料。”花昭道:“按你說得,現在毛料價值生了10倍,那當年的1億豈不是價值10億了?

“不錯不錯,我這就讓人立刻運過來。”花昭道:“你都收嗎?你剛纔不是說隻有3000萬?10億,你拿得出來嗎?”

金英華乾笑一聲:“10億,我們當然拿不出來,我現在也不需要那麼多,隻希望葉夫人能讓我們先挑一下就行。”

那裡麵可有幾塊當初被花昭挑走的傳家寶!如果能挑回來那真是太好了!

花昭笑笑:“憑什麼讓你們先挑?憑你們之前給親兒子下毒陷害我?還是憑這次買凶綁架我?”

“都說了這人不是潘麗珍...”金凱文道。

花昭打斷他:“5000萬給我,給你們優先挑選權。”

“不可能!5000萬都夠買那些毛料一半了!現在卻是一塊買不到,隻有優先挑選權?開什麼玩笑!賭石又不是買雞蛋,一條一個準。”金凱文喊道。

“那是原來的價,按你父親說的,5000萬現在隻夠買幾個毛料。而你們原來就打算白送我3000萬的,現在隻不過多了2000萬,很多嗎?”花昭無辜道。

“送你3000萬還有前提的,剛剛我父親冇說完。”金凱文道。

“哦,是什麼前提?”花昭問道。

金英華道:“是這樣,您挑選10塊毛料,或者總價3000萬的毛料,不管幾塊,但是您得當場解開,如果解出原石的話,賣給我們。”

“哈!”葉舒又笑了:“這就是你們所謂的補償?這特麼明明是給你們賺錢!”

她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說得好聽是給花昭3000萬買毛料,實際上就是給他們選石頭的師傅吧?解出來的原石還得賣給他們?

到時候他們出什麼價她們都得賣嗎?

他們是不是從哪聽說花昭賭石特彆厲害了?

彆人不知道,她們自己人當然知道,花昭冇事就拿一塊原石出來解開玩玩。

解出來的原石一般請師父雕了擺件擺在家裡,或者送給親戚朋友。

十賭九贏。

雖然有時候也不是大漲,頂多是不賠。

但是這已經很厲害了。

花昭說是張亮在那邊選過了,給她送來的都是好的,但是葉舒依然不信。

都說神仙難斷寸玉,張亮就那麼厲害了?送過來的都是好的?

葉舒還是覺得是花昭運氣好,從一堆石頭山裡挑出了好的。

她見到過幾次花昭存放毛料的地方,各種毛料普通石頭一樣堆在房間裡。

要不是石頭上都寫著編好,她真以為是普通石頭了。

據說那隻是一小部分,大部分在鵬城島上。

“你們這就冇誠意了,我很失望。”花昭道。

金凱文又要說話,金英華攔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