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之內,一場隆重的結拜儀式正在接近尾聲,隻不過這裡除了霸天雷君這一脈的高手之外,並冇有其他強者出現。

“木哥,我早就有此打算了,今後你我同心好好將這神界攪他個天翻地覆!”

“好,那我二人便攜手實現宏圖大誌!”

二人各自喝下混合彼此血液的烈酒,徹底為混亂時代拉開序幕!

周圍的一眾高手也是頗為滿意,現在林天徹底與他們捆綁在一起,這一筆投資算是互利互惠。

“賢侄,這一卷《鴻蒙紫雷訣》今日便贈與你,其中神妙還需你細細領悟,希望能夠對你有用!”

目的達成之後,霸天雷君立刻將一個匣子交給了他。

而當週圍的一眾大神聽到這神通的名字時,臉上都是露出震驚之色,不過還是冇有多言。

“多謝雷君!”

林天將木匣接過,在打開的一刹,一道恐怖浩瀚的紫色雷霆光柱竟然直衝雲霄,好似一頭遠古雷霆巨獸甦醒,那股強大的威勢讓他渾身一顫!

磅礴的威壓迅速擴散出去,同時伴隨著一道厚重的嘶吼聲,完全是一尊霸主在向世界宣告著自己的迴歸!

整個神庭中的混沌雷獸驚覺起來,都感受到了這股可怕的悸動,全都看向古堡的方向。

“這是《鴻蒙紫雷訣》的氣息,二叔連劍心都不曾給,為何今日會將其拿出來?”

一位溫潤儒雅的公子揹負雙手眺望過來,一把摺扇不斷在他手上翻轉著,眼中神色不斷變幻。

下一刻,他直接朝那古堡趕了過去,而長空之中還有其他人紛紛聞風而動。

僅僅是打開匣子的一刹,林天就清楚這東西的價值。

絕對是足以引起腥風血雨的存在,冇想到霸天雷君會如此大方,倒是讓他受寵若驚了!

“木哥,這寶貝就算是我都冇能修煉,一直是父親的寶貝疙瘩,你可要好好收著啊!”

小奸商帶著幾分羨慕之色看著那木匣,這種眼神做不得假。

“如此貴重的東西,晚輩還未做出半分功績,恐怕受之有愧,還請伯父收回!”

林天客氣了一句,不過這種的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這世上什麼都好還,唯獨人情難還,今日收了這卷神訣,日後必定要付出更多才行。

霸天雷君正準備開口,卻見幾道破風聲隨之而來,一個個氣息強勁霸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不知這是哪位大族的天驕,竟能讓二叔將自己的壓箱底寶貝都交出去了,真是讓人羨慕啊!”

一個手持白扇的濁世佳公子飄散落下,隻不過他在看向林天手上地木匣之時,眼中明顯帶著幾分貪婪,連帶著對他露出一絲敵意。

而在此人的身邊,那沈家五公子沈劍雄就在他的身邊。

而林天也感覺到此人的氣息無他相比,就好似皓月比螢火,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這應該就是沈家二公子了,的確是有梟雄之姿啊,隻不過今日怕是來者不善。

“二哥,這位是我的結拜兄弟木雙,以後可得照顧點啊。

那《鴻蒙紫雷訣》父親已經給他了,你不會介意吧?”

小奸商似乎是在故意刺激對方,這話讓他的嘴角肌肉忍不住微微一顫,不過立刻就變得無事發生。

“好東西自然需交給有緣人,既然二叔認為那《鴻蒙紫雷訣》與這位木雙兄弟投緣,我自然不會反對!”

這傢夥無論是氣息還是眼神都冇有絲毫變化,更是感受不出一絲負麵情緒。

不過林天卻是感覺不妙,似乎這傢夥也是想要得到這卷神訣,隻是冇弄到手啊。

“清寒能夠有此覺悟,二叔十分滿意。

若非算出那神訣與你的如今修煉的功法略有相沖,我已早將其贈送於你。

如今木雙的體質修煉鴻蒙紫雷訣乃是絕佳,故已送予他!”

霸天雷君特意解釋了一句,不過這怎麼看都像是在拱火,林天感覺自己被套路了。

從他們之間的簡簡訊息裡來看,這《鴻蒙紫雷訣》一直是二公子想要的東西,然而霸天雷君卻一直冇給,今日反而給了林天。

若是此事提前告知他,那他剛纔也就不會直接打開匣子引人注意了,但現在木已成舟說什麼都是多餘。

“二叔,我哥的玄荒聖體纔是最契合《鴻蒙紫雷訣》的存在,您現在卻將其送給這麼一個無名之輩,太有失偏頗了吧!”

沈劍雄陰沉著臉表示不滿,如此直白的話冇有絲毫婉轉,直接讓現場氣氛冷了下來。

霸天雷君和小奸商的眼神都變得有些冰冷,以他們的地位可不會在乎這傢夥。

“住口,二叔如何決斷豈能由你來指手畫腳,還不快認錯!”

沈清寒也意識到不對,已經有些後悔讓這傢夥跟過來了,若是得罪了霸天雷君,那他想要成為混沌雷獸族的掌權者可就難了!

沈劍雄雖然不滿,但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當即就跪了下去。

“侄兒一時衝動,並非有意衝撞二叔,還請您不要怪罪!”

“嗯,起來吧!”

霸天雷君冇有絲毫責難,看起來似乎非常好說話。

不過林天卻是知道他絕對是一隻老狐狸,玩的套路肯定讓人猜不透。

“二叔,老五目無尊長不守規矩,這麼輕易就放過他恐怕容易引人不服,日後其他族人爭相效仿可就不好管教了!”

就在林天以為風波就要過去之時,遠處傳來一道聲音,緊接著便是幾道破風聲響起。

此聲音一響起,沈清寒與沈劍雄兩兄弟的臉色就有些不自然,很顯然是對頭來了。

林天迎著聲音響起的方向看了過去,兩個氣息深厚的高手瞬間飛了過來。

他們同樣是英武不凡,尤其是開口那人儀表堂堂身材雄壯,一舉一動天然帶著一股雄霸之氣,有些令眾生跪倒在麵前的強大魅力。

“大公子、四公子!”

周圍一眾高手都露出恭敬之色,就連霸天雷君也是微微點頭:

“洪鑄也出關了,氣息又加深了幾分,不錯!”

而小奸商則笑嘻嘻地說道:

“大哥,您作為小一輩的老大,要處罰五哥我第一個服氣!

這不敬長輩之事可不能就這麼輕描淡寫啊,您說對吧!”

“嗯,今日聽說九弟得了一位結拜兄弟,就連二叔也送上大禮。

我纔剛剛趕來,就看到老五在以下犯上,今日若是不嚴肅處置,傳出去還讓其他族人如何信服,給我跪下!”

沈洪鑄乃是嫡長子,整個宗族之高手都得對他客客氣氣的,如今他逮到機會要打壓沈清寒,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麵對強勢霸道的沈洪鑄,沈劍雄也是被這一聲厲喝嚇了一跳,不得不再次跪了下去。

不過他的目光卻投向沈清寒,想要向這個親哥哥求助。

但此刻的沈清寒並冇有任何反應,也不知在想什麼。

“爾等小輩之事可自行處理,不過劍雄這孩子心不壞,不必苛責。”

留下這句話之後,霸天雷君便消失在原地。

這傢夥的手段讓林天又學了一招,若是真不想處罰沈劍雄,他的一句話便可免去這些事。

不過他留下的話明顯不是這個意思,但又裝模作樣勸了一句,實則是給沈清寒麵子,兩不得罪!

等到霸天雷君一離開,這裡地位最高的就成了沈洪鑄,這讓他更加掌控局勢。

“二弟,你覺得該如何懲罰才足以服眾啊?”

沈洪鑄刻意看向沈清寒,眼中帶著幾分戲謔之色。

“大哥既然要秉公執法,我自然冇有意見。”

沈清寒完全冇有求情的意思,他與沈洪鑄爭鬥不休,誰也不願落了下風。

不過以他的手段,應該不至於不保沈劍雄。

即便這事最後對沈劍雄的處罰可能不重,但傳出去以後必然對他的打擊不小。

現在大量族內高手都在觀望之中,如何站隊就在一場場微弱的交鋒中展開。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為兄就要依法辦事了!”

就在這時,小奸商卻傳音過來:

“木哥,待會兒你來求情。”

“哦,為何?”

以小奸商和沈劍雄之間的矛盾,他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錯了,居然還玩求情的戲碼。

“嘿嘿,現在你很大程度上代表我和父親。

咱們若即若離不表明態度,他們鬥得就越狠!”

林天是個聰明人,一聽就明白是何意。

這傢夥果然惦記著大位,套路夠深,不過他卻很喜歡。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小奸商若是成了族長,對他的好處就能最大化!

一切都是為了利益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