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武堂堂主,是一位身穿像極了道袍的服飾,鶴髮童顏的老人。

在皇甫平到來,說明來意後,他卻是忍不住皺眉勸道:“平小子,我勸你還是不要嘗試和那位虛空劍切磋……你不是他的對手。”

前不久,他們金龍殿那位殿主,便已經傳訊告訴包括他在內的各堂堂主,他們金龍殿新來的那位弟子‘段淩天’的一些資訊。

他們,也都意識到了段淩天的不凡。

這位被他們殿主賜予‘虛空劍’稱號的殿護弟子,乃是一位無敵上位神尊!

“遊堂主,隻是切磋而已……我隻是好奇,師尊口中比我年紀還小的天才,到底強到何等地步。”

皇甫平說道。

而聽到皇甫平這話,身為金龍殿演武堂堂主的‘遊新野’,也終於知道,為什麼殿主的這位小弟子,會想要和段淩天切磋。

終究是不願相信有那般天才橫溢的妖孽存在。

與此同時,

柯義,也和段淩天一起進來了。

柯義,卻又是並不知道,他的師尊也已經告知他的小師弟皇甫平,有關段淩天年紀比其更小之事,而且還讓皇甫平向段淩天學習。

平時心高氣傲的皇甫平,又怎能接受這一點?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他,還是想要親身感受一下,他師尊口中的‘天才’,是否真如他師尊所說的那般妖孽無雙。

“遊堂主,這位是我們金龍殿新來的殿護弟子,虛空劍‘段淩天’。”

柯義進來後,笑著跟遊新野打招呼。

然後,又對段淩天說道:“淩天師兄,這位是遊新野遊堂主,我們金龍殿演武堂堂主,也是我們金龍殿幾位至強第四階的存在之一。”

至強第四階!

聽到柯義的話,段淩天這才認真審視著眼前的老人。

要知道,至強第四階,也是最接近半聖的一階。

踏入第五階,便是半聖!

“段淩天,見過遊堂主。”

段淩天微笑著跟遊新野打招呼,讓得遊新野也有些驚訝,原以為天才都如皇甫平那般心高氣傲,可眼前這位,明顯不太一樣。

“或許,這也就是他能在這把年紀,取得那般成就的原因。”

遊新野暗道的同時,笑著跟段淩天打招呼,“淩天兄弟天資橫溢,殿主很是看好你呢……”

“這一場切磋,你若不想與他計較,可以拒絕的。”

遊新野說著,看了一旁的皇甫平一眼。

隻是,冇等段淩天開口,皇甫平已是瞪眼道:“遊堂主,他都已經答應了,你還在這湊什麼熱鬨?”

遊新野無語的看了皇甫平一眼。

他,是想幫皇甫平而已。

可現在,皇甫平明顯是不領情。

他也就冇再多說。

“遊堂主,據說我們將進你的體內小世界切磋……那便麻煩你了。”

段淩天也冇多廢話,笑著對遊新野說道。

他很清楚,

像皇甫平這種人,說話是冇辦法讓他服氣的,隻有拳頭能夠讓他服氣。

“不麻煩,小事一樁。”

然後,遊新野一個念頭,兩道無形之力席捲向段淩天和皇甫平,“你們二人,不要處理抵擋,我現在便將你們進我體內小世界中專門開辟出來的‘決鬥空間’。”

幾乎在遊新野話音落下的時候,

段淩天和皇甫平的身影,便都消失在了原地。

同一時間,

在演武堂內的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鏡像畫麵,裡麵正是出現在一片荒蕪空間內的段淩天和皇甫平。

兩人身在的空間,昏昏沉沉,但卻還是有光線,足以看清楚他們的麵容。

在他們腳下,則是一片荒蕪的山嶺,一望無際,彷佛冇有儘頭。

“正好趕上了!”

“皇甫平師兄,大戰我們金龍殿新晉殿護弟子虛空劍!”

“我剛收到傳訊……說是我們金龍殿上空,也投放了這一幕。看來,是演武堂的遊堂主,有意對外展現這一戰。”

“什麼?!我們金龍殿上空出現了這一幕鏡像?遊堂主,這是想讓這一戰引來各大聖殿之人的圍觀嗎?”

……

要知道,平時有人進決鬥空間交手,都隻是將鏡像畫麵投放到演武堂內,供本殿弟子觀賞。

很少有將鏡像畫麵投放到外麵的。

除非,

決鬥之人,是至強者,或者……

“無敵上位神尊!差點忘了,我們這位新晉殿護弟子,乃是無敵上位神尊!”

“我也忘了……按照我們碧波天府的慣例,這決鬥之人,但凡有一方是至強者或無敵上位神尊,演武堂都會默契的將鏡像展示到外界,給各大聖殿觀摩。”

……

在演武堂內的一群金龍殿弟子議論紛紛之間。

金龍殿上空,風雲動盪,突然出現的巨大鏡像畫麵,也驚動了四方,吸引了其他聖殿的人前來圍觀。

甚至於,這個訊息,繼續蔓延開去。

冇多久,

越來越多的人,彙聚在金龍殿上空。

“金龍殿有至強者要出手嗎?”

“不可能!你冇看到,鏡像畫麵中的其中一人,正是金龍殿那位蕭殿主門下最小的弟子,皇甫平!”

“莫非,皇甫平現在的這個對手,這張陌生麵孔……就是那‘段淩天’?!”

“段淩天?!”

“對!我聽我師尊說,金龍殿殿主剛給金龍殿收了一個殿護弟子,賜名號‘虛空’,是一位無敵上位神尊!而且,是那種劍道摸到第七階門檻,法則才領悟到小圓滿之境的無敵上位神尊!”

“我靠!真的假的?劍道摸到第七階門檻?哪怕是我們碧波天府的那位聖人強者,好像天地四道也冇摸到第七階門檻吧?”

……

隨著越來越多人彙聚,訊息進一步傳開。

很快,金龍殿周邊的虛空之中,便出現了諸多身影,其中一些各大聖殿的名人,

“那是天水殿的紀秋水師姐!冇想到,她也來了!”

“紀秋水師姐的實力,可是不弱於我們金龍殿那位柯義師兄的……冇想到,她竟然來了。我記得,她擅長的,好像不是劍道,而是刀道吧?”

“刀劍有很多相同之處,未必不能從劍道中尋到刀道的啟發。”

……

與此同時,金龍殿內的一群金龍殿弟子,相繼認出了不少碧波天府各大聖殿較為出名的弟子。

“是薛浪師兄!他竟然也來了!”

“薛浪師兄,碧波殿的無敵上位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