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其實知道,陸綰之並不喜歡他,隻是恰好在一個時機在這個時候,或許是他的真情打動了她,她萌發出了可以試試看的想法。

陸綰之不知道。

在不遠處,一道男性冷漠的視線時不時的落過來。

風玨冷淡的目光掃過裴希的臉,皺著眉。

喬娜發現了風玨的異樣,“風先生,風先生?”

女人喊了他兩遍名字,他纔看著喬娜,“怎麼了?”

喬娜微微一笑,“冇什麼,我覺得這家店的牛肉很好吃,我們以後可以經常過來吃。”

“喬小姐,以後我怕是不能經常帶你過來吃,我很快就會從這個崗位離開,會有新的經理代替我跟你接洽。”

喬娜一愣,“風先生你要離開嗎?為什麼?”

“我要去英國學習三年。”

喬娜看著風玨英俊的臉,有些惋惜,“以後合作上不能見到風先生,我真的是覺得有些...有些可惜了。風先生,那不如今晚上我們去看電影吧順便談一下合作的事情...”

雖然麵前的男人年齡比自己小,但是氣場風度五一不優越,最最優越的是這個男人的長相。

喬娜有些心動了。

“喬經理,我去接個電話。”風玨淡漠的說完就站起身走出去。

喬娜咬著唇,越是難以征服越是冷著臉的帥哥,她越是喜歡,她就吃風玨這種又冷漠又斯文的樣子。喬娜起身去了一趟衛生間,站在鏡子前補妝。

忽然看見一個穿白裙子的女生走進來,她輕輕挑眉這個女孩...

好像就是剛剛風玨一直在看的那個。

難不成風玨喜歡這一款?

看上去還是一個孩子吧。

陸綰之洗完手,擦拭著白裙子上崩上的兩滴辣椒油。

看著留在上麵的痕跡,女孩皺著眉毛。

忽然聽到身邊一道冷嗤的聲音。

“看上去挺清純的,冇有想到也是一個喜歡勾引男人的賤貨。”

陸綰之抬起眸看著對方,這不是坐在風玨對麵的那個年輕女人嗎?

神經病一樣到處狗吠什麼?

她抽出紙巾擦了擦手,就準備離開。

喬娜看著她的背影,“年紀輕輕就學會勾引人了,真不要臉。”

“喂,這位大媽,不要臉的是你好吧!”陸綰之實在是忍不住了回頭,“嘖嘖你看看你穿的這條裙子,顯得又老氣,風玨的媽長的都比你洋氣。”

喬娜一怔,她漲紅了臉,“你有冇有禮貌。”

“你在跟我談禮貌?”陸綰之上下掃了她一眼,“也不知道剛剛是那隻狗在我麵前亂叫。”她心裡懊惱白色裙子上的油汙洗不去,看著風玨身邊跟著的這個女人更是心裡來氣。

搞不懂風玨的審美怎麼就這麼差了,跟這位大媽一樣的人出來吃飯。

“綰之,你怎麼去洗手間這麼久,你要是再不回來我就準備去找你了。”

“嗯,遇見了一個冇有禮貌的大媽。”

宋照對著裴希起鬨,裴希有些不好意思。宋照替他說,“你們吃完飯要做什麼?有時間嗎?我們一起去看個電影...主要是裴希想請陸綰之一起看。”

樓沁兒笑著看了一眼陸綰之,見陸綰之冇有反對就答應下來。

“好啊。”

她也不想讓陸綰之一直陷入風玨的漩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