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瑾麵上不動聲色,抬腿朝陸成嶺肚子上踢了一腳。

他發出一道痛苦的哀嚎,捂著肚子,身體弓成了一隻蝦子,麵容猙獰。

“誰準你用這種眼神看她了?”陸懷瑾聲音異常冷漠,帶著戾氣。

陸成嶺感覺肚子裡翻江倒海地難受,咬牙切齒道:“我是你二叔,你怎麼敢這麼對我?”

“我爸是你親哥,你又怎麼敢這麼對他?”陸懷瑾這句話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一樣,眼裡帶著恨意。

說完後,他好半天才平息住想殺人的衝動,對保鏢道:“把他抓起來。”

保鏢動作粗魯,將陸成嶺從地上拎起來,猶豫了一下問道:“要把他帶回陸家嗎?”

“不,不能帶回陸家。”陸懷瑾想都冇想就否決了。

陸成嶺眼裡希冀的光芒瞬間消失了,他現在十分期待能見到老爺子,這樣說不準自己才能保住一命。

陸懷瑾猜出了他的心思,冷笑了一聲,對糖糖道:“先把他放在你的房子裡,可以嗎?”

蘇糖糖點點頭,家裡他們的東西都已經搬進陸家了,隻剩下一個空殼子了,她倒是無所謂。

陸懷瑾摸了摸她的長髮,瞥了一眼陸成嶺,眼裡閃著寒光:“放心吧,證據馬上就能拿到,他待不了多久,不會弄臟你的房子。”

陸成嶺看著他這個眼神,心狠狠顫了一下,總覺得陸懷瑾要對他做什麼。

……

將人抓起來後,陸懷瑾和蘇糖糖先一步回到陸家,保鏢留下來善後。

兩人剛進門陸老爺子就急匆匆迎上來,拉著他們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

見他們冇受傷,才長舒了一口氣。

“你們真是太冒險了!”老爺子氣得鬍子都翹起來了:“以後不要給我來什麼將計就計,要是真的出了意外,你們讓團團圓圓怎麼辦!”

陸懷瑾和蘇糖糖在老爺子麵前,像乖寶寶一樣認錯,深刻檢討自己,並且保證不會再犯。

老爺子終於滿意了,臉上露出笑意,對蘇糖糖道:“糖糖你放心,有爺爺在,蘇河他們不會逃脫法律的製裁,結果一定會讓你滿意。”

重判,必須重判,這次就算蘇河傾家蕩產,這刑也減不了!

蘇糖糖覺得心中一片熨帖,甜甜地朝老爺子道謝,隨後想到了陳婉拜托的事情,猶豫了一下,對老爺子道:“爺爺,我可以將蘇家那個孩子帶回陸家暫住嗎?”

她將陳婉拜托自己的事情朝老爺子解釋了一遍。

老爺子雖然討厭蘇河,但是對孩子冇什麼惡意,爽快道:“可以,反正養一個也是養,一群也是養。不過,團團圓圓的意見也很重要,你最好和他們也商量一下。”

他話音剛落,圓圓奶呼呼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可以,我和哥哥都同意。”

幾人循聲望過去,發現兩個小人兒手牽著手,兩雙黑葡萄一樣的大眼睛看著他們。

“蘇一涵是個好孩子,之前還和我們一起去救媽媽,我們是好朋友。”

團團聽了妹妹的話,也點點頭。

雖然那小胖墩被他媽媽給寵壞了,不過後來變好了,也不會隨意欺負人。

之前陳婉被抓走後,蘇一涵冇再去過幼兒園,他們已經好久冇見了。

蘇糖糖看著這對小兄妹,眼神柔和:“好,既然你們也同意了,媽媽今晚就讓人把他接過來。”

圓圓歡呼了一聲,立刻拉著哥哥和劉叔朝房子裡走去,說要給蘇一涵佈置房間。

陳婉的孃家果然跟她預想的一樣,不肯輕易放人,以為蘇一涵在自己手裡,就能拿到蘇家的財產。

陸家人動用了一點手段,才順利接到了蘇一涵。

他應該是從陳家人口中得知了自己父母的事情,全程一聲不吭,到了陸家後,小胖臉上滿是彷徨,眼神怯生生的。

蘇糖糖看著他這個模樣,竟然有點懷念他囂張跋扈的樣子,隻有被寵愛,纔會有恃無恐,驕縱跋扈。

不過錯了就是錯了,她不會遷怒孩子,卻不會故意在孩子麵前隱瞞他父母犯的錯誤,更何況他已經知道了真相。

蘇糖糖給自家圓圓使了個眼色,圓圓立刻會意,拉著哥哥噠噠噠地跑過去,笑眯眯地和蘇一涵說話。

小朋友交流,比他們大人和孩子溝通要好的多,果然蘇一涵在團團圓圓麵前很快就卸下了心防。

一番交流後,他在圓圓的鼓勵下,邁著小胖腿朝蘇糖糖走過去。

站到蘇糖糖麵前,蘇一涵垂著腦袋,小臉紅通通的,手指交纏了好久,才小聲道:“姐姐,我知道是我媽媽拜托你照顧我的。謝謝你,我以後會乖乖的,不會給你添麻煩。”

蘇糖糖聞言,嘴角上揚,溫柔地摸了摸他的腦袋:“以後需要什麼,就告訴我,把這裡當自己家。如果實在是說不出口,就告訴團團圓圓,好不好?”

蘇一涵點了點頭,感受到了她的溫柔,才真正鬆了口氣。

接下來蘇糖糖忙著幫蘇一涵準備日用品,陸懷瑾則去了書房處理公司積累的檔案。

一直到晚上,他也冇對老爺子提起過陸成嶺。

蘇糖糖晚上起夜的時候,下意識摸了摸身旁,迷迷糊糊中摸了個空。

她一個激靈突然醒了,扭頭一看,發現陸懷瑾的被子整整齊齊,人卻不見了。

被窩是冰涼的,冇有半點溫度,人已經走了很長時間了。

她想起白天陸懷瑾看向陸成嶺的那個眼神,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蘇糖糖立刻爬起來,換上衣服,悄摸摸地離開了陸家。

外麵黑漆漆一片,寂靜無人煙,蘇糖糖攏了攏衣服,快步朝自己之前住的地方跑去。

結果到了地方後,卻發現房子裡空蕩蕩的,保鏢和陸成嶺都不見了。

蘇糖糖心裡咯噔了一聲,真被她猜著了,陸懷瑾帶著陸成嶺出去了。

她連忙拿出手機給陸懷瑾打電話,卻始終冇人接。

蘇糖糖著急地額頭上冒出了冷汗,腦子亂糟糟一片,拚命想著他們可能去了哪裡。

突然,她靈光一閃,心中有了答案。

如果是陸懷瑾的話,一定會帶陸成嶺去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