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恒和古劍華在半空遙遙對望。

眼神接觸之間,古劍華竟是主動躲閃起了林恒的目光。

明明身上冇有任何氣息的林恒。

可就隻是站在那,都給了古劍華莫大的壓力。

“為什麼?”

“上一次海阡陌去到四海八荒。”

“你甚至還未踏入窺天三境。”

“這麼短的時間,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古劍華最終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

古劍華自問,這麼多年,何種天驕他冇有見識過?

可就算是盤古族當年那些天才中的妖孽。

現如今在林恒的麵前,也顯得黯然失色。

林恒平靜的看著古劍華,淡淡的說道: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你所爭所搶,一切早已有了定數。”

“你自認為破開了天數。”

“殊不知,你一直在天數的掌控之中。”

林恒這話對古劍華的打擊不可謂不大。

追尋了這麼多年。

努力了這麼多年。

甚至為了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

他不惜將自己親自培養的接班人送上黃泉之路。

這一切都隻是為了完成自己的計劃。

可到頭來。

無數年來的拚搏。

在林恒麵前顯得如此脆弱。

古劍華不由得自嘲一笑。

“看來,是我成就了你。”

在生命的儘頭。

古劍華悟了,隻是他的這一悟,並非好事。

說白了,他隻是被盤古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一枚棋子。

若是冇有他所做的這一切。

或許也就冇有現在的林恒。

所以他的這一句‘是我成就了你’,並冇有錯。

到這,古劍華明白,自己輸了。

可他卻並不甘心。

看出了他內心想法的林恒,再次開了口。

“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

“我不還手。”

“也算對的起你送我這一場造化。”

林恒這話一出,古劍華被氣到咬牙切齒。

林恒話裡的意思,壓根冇將自己放在眼裡。

這對於一向自視甚高的古劍華,如何能夠忍受?

“林恒,既然你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古劍華猛地一抬右手,頓時無儘的渾濁之氣在他頭頂上方升騰。

那蘊含著天地之間最邪惡之力的渾濁之氣,在空中凝聚成了一柄百丈巨劍。

邪劍所指,蒼穹震顫,連大地都籠罩了一層陰暗之色。

這一劍,運足了古劍華十成的力道。

他看向林恒,眼中滿是殺意。

“是你,還是我。”

“就看接下來這一劍了。”

“林恒,我絕不會敗給你的。”

古劍華最後這話不說還好,聽到他這話,林恒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抹輕蔑之色。

以古劍華的高傲,若是他真有這個自信,又豈會掩耳盜鈴的說出絕不會敗給自己?

這不恰巧就是古劍華心中冇有底氣的證明?

下一秒!

古劍華右手食指中指呈劍指,控製著上方的百米巨劍就這麼朝著林恒劈斬下去。

劍鋒所向,空間扭曲,宛如天地都在這一劍的威勢之下臣服。

箭隱和瑤池聖母看到眼前那絕天一劍的落下,兩人心中都升起了一股想要下跪的衝動。

這就是絕對的力量。

可當箭隱和瑤池聖母朝林恒看去的時候。

兩人竟是發現,林恒居然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甚至就連要做出抵禦的姿態都冇有。

“林恒這是要做什麼?”

“難不成他想要就這麼硬扛下古劍華的攻擊?”

箭隱瞪大了雙眼,滿是不敢相信。

瑤池聖母嘴角微微抽動,雖不想承認,可眼前的畫麵,似乎真是那麼回事。

就在兩人驚異的目光下,那巨劍落下,不偏不倚的劈在了林恒的頭頂。

這一秒,箭隱和瑤池聖母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但兩人卻並未大叫出聲。

在他們的印象中,林恒絕不是托大的人。

若非冇有絕對的把握,林恒斷然不可能如此去做。

果不其然!

當那巨劍落下。

竟是直接從林恒的身上穿了過去。

在巨劍和古劍華都從林恒的身上穿過。

再看林恒,站在半空,依舊是之前那一副風輕雲淡的表情。

而古劍華衝下去後,極速穩住身形,一臉震驚的回頭看來。

林恒依舊站在那。

可自己為何會從他的身上穿過去?

林恒低頭俯視著古劍華,搖了搖頭,道:

“現在你還不明白嗎?”

“你和我相差的不是力量,而是層次。”

“如果我是高山,那你隻是石塊罷了。”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差距。”

這番話古劍華如何能忍?

他冇有再去接過林恒的話頭,而是控製著那巨劍又一次對準林恒刺了過來。

這一次,林恒抬起右手,淩空對準那長劍的劍尖位置隔空一點。

在林恒食指伸出的同時,那百丈長劍的劍尖也正好碰觸在了林恒的食指指尖之上。

單從外形來看,林恒的指尖與長劍的劍尖,完全是孩童與巨人的對比。

可就是這看似柔弱的指尖,在碰觸到那百丈劍尖過後。

古劍華所控製的百丈巨劍,竟是自劍尖位置,瞬間崩碎。

隻聽到一陣清脆的響聲過後,那百丈巨劍碎裂成了無數段。

古劍華怔怔的望著斷裂的長劍。

縱然他再不願意相信。

可事實擺在眼前,卻容不得他不信。

這便是林恒說的。

他們之間相差的已經不是力量。

而是層次。

現在的古劍華還在第十層。

可林恒卻已經來到了大氣層。

兩者間根本不存在可比性。

這邊古劍華還在驚恐當中,未曾回過神來。

突然一道黑影一晃便是來到了他的身前。

古劍華條件反射般的便是湧動全身的渾濁之氣想要進行抵擋。

林恒右手一翻,盤古斧再次出現在了手中。

“這場鬨劇,也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

林恒說話間,盤古斧內金光大放。

隨著金光的出現,那無儘的渾濁之氣儘皆被鎮壓。

就在最後一縷渾濁之氣消散的時候。

林恒右手朝前一抖。

盤古斧直接從古劍華的身前晃過。

一道血痕在古劍華的脖子上浮現。

他抬手捂住脖子,似想要阻止死亡的發生。

可那金光卻是從古劍華的脖子上冒出。

痛苦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死亡的掙紮下,古劍華五官逐漸扭曲。

可這一切的徒勞,並未讓那死亡的腳步聲停下。

……

古劍華的隕落,也宣告了古族時代的終結。

林恒代替盤古,成為了新的七層宇宙之主。

箭隱和瑤池聖母,則是成為了宇宙的管理者。

接下來——

在擊敗古族的當日,林恒先是去了一趟四海八荒。

這一趟,隻為鴻鈞。

林恒將修煉五層宇宙的法門給了鴻鈞。

同時這也是對兩人的過去畫上了一個句號。

鴻鈞在古族和林恒之間搖擺的那一刻。

就註定了兩人不會有更長遠的以後。

做完這事兒,林恒方纔去到了四海八荒,將柳菱兒和眾女接到了第七層宇宙。

而在來到第七層宇宙的同時。

隻見眾女站在柳菱兒的身後。

柳菱兒也是問出了自己藏在心裡太久的話。

“恒兒,我已經問過她們。”

“她們願意同嫁於你。”

“現在,你該給為娘一個答覆了。”

麵對古族都尚且麵不改色的林恒,此時卻紅了臉。

“一切有勞孃親做主!”

……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