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到了什麼?

這丫頭竟敢使喚言言?

老太爺咳嗽了聲,“我還以為你跟你爹不一樣呢,瞧你就這點出息。”

司穆言笑著說,“我是向太爺爺您學習。”

老太爺,“”

司老爺搖搖頭,無奈的說,“爸,難得回來一趟,您就甭找麻煩了,孩子們可都在呢。”

老太爺輕哼了聲,揹著手走到沙發坐下,“一個個的,翅膀都硬了,瞧你們慣的。”

司老爺他們可都習慣老太爺的“挑剔”了,頂多就當他口是心非,嘴硬罷了。

南卿退後,挪步到司穆言身旁,“這老頭什麼意思啊?”

合著就針對她玩呢?

司穆言偏頭看她,忍俊不禁,“習慣就好。”

她壓低聲,“我憑什麼要習慣啊,我告訴你,是你非得拽著我來的,我可不給他麵子啊。他要是找我麻煩,你頂著。”

司穆言指尖勾住她手指,挨近她,“我也怕,不應該是你罩著我嗎?”

南卿驚訝地看他,“我?罩著你?”

他會怕這個老頭?

司穆言眯眼笑,“捱罵的時候,阿卿可要護著我了。”

南卿倒抽一口涼氣。

她都已經把這老頭給得罪了,還護著他呢?

“你們倆背後說什麼悄悄話呢?”

老太爺端起茶杯的手一頓,目光銳利地瞥向他們。

司穆言笑而不語。

南卿硬著頭皮回答,“冇說什麼啊。”

老太爺喝了口茶,擱下茶杯,麵色嚴肅,“活了大半輩子,都還冇被哪個晚輩這麼對待過,南三爺的女兒是吧,三爺聯絡方式是多少?”

南卿一噎,“您還帶找家長的啊?”

老太爺哼道,“我還不能找你爹了?”

“不能,這是我跟您的事,跟我老爹沒關係。”

想告狀,門都冇有。

司老爺笑了,“爸,您何必為難一個小姑娘呢。”

“我不為難她,她還為難我呢,這麼不把我一個老頭子放眼裡,我不要麵子啊?”

老太爺一臉的不樂意。

南卿嘀咕,“我也要麵子啊。”

老太爺聽到了,不可思議,“你瞧瞧,她又頂撞我了,太囂張了,我得告狀。”

南卿瞪大眼睛,“你這老頭真是蠻不講理!”

老太爺點頭,“對,我就是蠻不講理,你能咋地?”

南卿深吸一口氣,擠出笑來,“大丈夫能伸能屈,大不了我跟您道個歉唄,是我的錯。”

老太爺傲嬌地彆過臉,“現在纔想道歉,晚了。”

南卿剛想要說什麼,在秦霏雪懷裡的希希忽然哇哇大哭,打斷了這氣氛。

司穆宸起身走過去,“希希怎麼了?”

秦霏雪手忙腳亂,“我也不知道啊。”

薑笙笑著問,“會不會是餓了?”

秦霏雪回答,“她過來的時候剛吃飽呢。”

薑笙伸出手把希希抱懷裡,尿布也冇濕,也不是餓肚子,估計是吵到她睡覺了。老太爺這時說,“把那丫頭抱過來,怎麼哭成這樣?”

薑笙將希希抱給老太爺。

老太爺把希希抱懷裡,這可神奇了,哭得超凶的希希忽然就安靜了下來。

司老爺也湊過來逗她,“希希這丫頭,看來很喜歡爸您呢。”

老太爺也嘚瑟,“這丫頭,有眼光。”

薑暖暖跟夜修堇這時也趕回來了,她提著禮物進門,“太爺爺。”

老太爺抬起頭,“喲,暖暖還給太爺爺我帶來禮物了?”

“當然了,這些我跟修堇哥哥孝敬您的,希望您喜歡。”

老太爺拆開盒子看了眼,是一套陶瓷燒製的茶具,很是精美,老太爺滿意的笑起來,“不錯,看來你們有心了。”

薑暖暖稍稍鬆了口氣,看向夜修堇。

這茶具還是夜修堇挑選的,幸好太爺爺喜歡。

很快,到了飯點。

難得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個飯,老太爺被哄得高興了,自然就忘了找茬的事兒。

老太爺倒了一杯酒,“一轉眼,三個孩子都長大了,什麼時候辦喜酒啊?”

薑暖暖與夜修堇對視一眼,她笑著說,“我跟修堇哥哥都可以啊。”

夜修堇替她佈菜,也笑,“我打算在帝都辦一場,回Y國再辦一場。”

老太爺點頭,“這倒是可以。”隨即看向司穆言跟司穆宸,“你們呢?”

司穆宸看了眼秦霏雪,“等霏雪考研過後,在看她決定。”

老太爺一怔,“考研?還是大學生?”

秦霏雪回答,“不是,我是報備考研。”

老太爺掀起眼皮,看向司穆言。

司穆言還冇說話,南卿便接話道,“我們暫時不著急。”

老太爺眯眼,“證都領了,不著急?”

這丫頭難道還不想嫁給他曾孫?

薑笙說,“爺爺,阿卿跟言言還在磨合時期,結婚的事,就由著孩子們自己決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