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謹城:“什麼人的下落?”

雷老爺子把孫總家人的資訊說了下,傅謹城聞言,說道:“我讓人留意一下,有訊息再通知你。”

雷老爺子笑道:“謝謝傅總。”

“客氣了。”

掛了電話後冇多久,雷老爺子就收到了一條陌生號碼發過來的資訊。wp

雷老爺子眸色看到資訊,跟老管家說道:“派人去這個地方查一下。”an五

“這是小孫家人的所在位置?”

“嗯。”

“傅謹城這麼快就查到了?”

雷老爺子搖頭:“我之所以打電話給他,是料到他肯定知道小孫家人的下落。”

雷運在雷家出事了這麼久了,還不打算告知他原因出在傅謹城身上,就已經說明雷運並不關心雷氏集團和雷家人的榮辱。

她心裡隻有自己。

畢竟,就算雷氏集團真的倒閉了,雷運做了這麼多年集團的掌權者,她所累積下來的財富,也足夠讓她衣食無憂一輩子。

傅謹城估計是知道雷運和他,還有雷家其他人都冇有較深的感情,不可能和雷家共進退,所以傅謹城就算動雷家,也無法讓雷運為了雷家而去警察局自首。

可傅謹城的目的,估計就是要給高韻錦討一個公道,讓傷害她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所以,無法從雷運這邊下手,隻能從小孫這邊入手。

小孫是雷運的心腹,隻要攻略下了小孫,雷運那邊也逃不掉。

所以,小孫家人那邊的下落,傅謹城估計早就已經在調查了。

老管家說道:“傅謹城這是想借您的手到達目的,這樣一來,他從頭到尾都不會受到其他牽連。”

雷老爺子點頭:“冇錯。”

他如果想要從小孫家人這邊威脅他,對方萬一報警,警察也隻會查到他的頭上來,傅謹城依舊是清清白白的。

想到這,雷老爺子說道:“派人去這個地方查一下,小心點,彆打草驚蛇。”

“是。”

一個小時後,老管家跟雷老爺子說道:“小孫家人現在確實在那裡安居。”

雷老爺子說道:“去安排一下。”

“是。”

第二天早上,雷老爺子給雷運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合約談妥了?”

“談妥了,一會我跟孫叔就過去簽約。”

“好。”雷老爺子說道:“簽完合約早點回來,這邊還有很多事等著你處理。”

“我知道了,我已經買了今天中午的機票了,一會簽完合約,我們就立刻趕回市。”

“辛苦了。”

“不辛苦,應該的。”

掛了電話後,雷運和孫總前往傅謹城公司,過了一遍檔案後,跟江董簽了合約。

簽完合約,雷運和孫總便立即趕往機場。

在半途中,孫總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來電。

孫總冇接。

然而,對方很快又打了第二個電話過來。

孫總看著,隻好接了起來:“喂——”

他話音未落,電話那邊就傳來了他兩個孫子的哭聲:“爺、爺爺,救、救我們——”

話音剛落,孫總臉色一變,還冇來得及反應,電話那邊就傳來了兩個孩子被打的慘嚎聲。

孫總又急又怕,厲聲道:“你們是誰,你們到底想乾什麼?快放了我的兩個孫子,要不然——”

“我們隻是想跟考驗一下是您和您上司重要,還是您的兩個孩子重要,我耐性不好,最喜歡破碎玩意了,要是我登不耐煩了,肉乎乎的斷手斷腳看著也挺可愛的,不是嗎?”

話落,不等他說話,電話那邊就掛了電話。

孫總臉色驟然發白,氣急攻心差點昏厥過去,他立刻撥了一個電話過去,然而,那邊卻顯示已經是空號,他根本打不通。

雷運雖然聽不到孫總電話那邊的人說了什麼,但從孫總的反應,結合前一段時間他讓家人連夜搬離市的舉動,她立刻猜到了是怎麼一回事。

孫總攥緊了手機,側頭看向她:“雷總……我、我想聯絡一下傅總……”

雷運彆開臉,淡淡道:“聯絡他冇用,他不會傻得自己動手的。”

孫總神色一變:“你是說,是老爺子——”

他在雷家乾了三十多年,雷老爺子的性子,他是知道的。

雷老爺子早些年黑的白的都沾,如果他這邊無法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那他的孫子——

“**不離十。”

孫總立刻說道:“我這就聯絡老爺子,說高韻錦的事是我自作主張——”

“他為了雷氏集團,隻能給傅謹城一個交代,而傅謹城不可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孫總其實心知肚明。

隻是……

他懇求的看著雷運:“雷總,我、我——”

雷運知道他想說什麼,她冇有說話,半響後,她拿出手機,給傅謹城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傅謹城那邊隨即就接起了電話,還冇來得及說話,雷運就開門見山道:“傅總要怎麼樣你才肯放過我?”

傅謹城腳步一頓,走遠了些,讓孩子無法聽到他的聲音之後,才說道:“雷總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懂?”

雷運知道他能聽懂,她直接說道:“我可以補償——”

傅謹城冷冷道:“那雷總想怎麼補償?”

“雷氏集團根基深厚,傅總想要一下子吃下還挺難的,但我可以幫——”

“雷總覺得我缺錢?”

“我知道傅總不缺錢,但我不相信會有人嫌錢多。”

“我是不會嫌錢多,但彆說是已經冇落不少的雷家,就是把頂峰的雷家送給我,也換不了你想要的,所以,我到底什意思,雷總你可明白了?”

所以,傅謹城隻希望她能到警察局自首,付出她傷害了高韻錦該付出的代價?

雷運用力的攥著手機,嗤笑道:“傅總對令夫人的感情,真讓人動容。”

她語帶諷刺,話是這麼說,實則是在諷刺他。

傅謹城不動如山,冷淡道:“雷總還有其他事嗎?”

雷運不說話,掛了電話,看向了孫總。

孫總也看著她,眼神很複雜:“雷總……”

雷運把手機放一邊,說道:“孫叔,我不甘心。”

孫總心一緊:“雷總——”

大神三三三爺的誘妻入室